BuZz.

【雲骸】野獸之檻 3.









「哦?」




對於方才男人言語上的刺激,叛逆的反黑手黨份子卻沒有做出任何過激的反應,反倒是像什麼也沒有聽到一般,順從的聽從門外顧問的使喚,他稍微翻閱了一下最上層的兩張紙,除了任務的主要事項外,下方的文字幾乎都是在敘述幾個人的檢查報告,骸挑出了夾在中間,背面被別人寫上字跡的文件,其他的便用手揉成紙球拋到地上。


「…那些部分你不用看嗎?」

Reborm對於他這樣的行為並沒有表示出不悅的情緒,只是相當平淡的問了一句,就像是在詢問今天的天氣狀況一般毫無起伏,骸用手指把頰邊的散髮收攏後輕巧的往耳後撥,露出了釘滿耳飾的耳骨,薄薄的軟骨上覆蓋了一層透明的細毛。



「真正重要的內容不會寫在那邊吧,如果我很認真的看了不必要的資訊,想必會讓你很失望。」

「…說的也是,你似乎已經很清楚明白自己現在應該做的事情了嘛。」


「……哦呀,這種話在我聽起來可不是稱讚喔。」


他帶著理所當然的勝利表情翻到了紙頁的背面,難得沒有被皮手套給包裹住的蒼白指尖輕輕的撫過黑色的字跡,感受下筆的人在書寫的時候用了幾分力氣,紙面被筆尖壓出了細微的凹痕,印到了背面。




「是雲雀恭彌的寫的呢。」

沒有什麼意外的感覺,那個人的確很適合作這樣事情──整頓風紀,是吧?骸有抿了抿嘴唇,紅色的舌尖舔過唇上有點乾裂的皺摺,感覺到一陣尖銳的刺痛,裂開的嘴唇表層變得十分粗糙,一直摩擦著他的嘴角。




「…有人在彭哥列的地盤上頭,未經許可的販售毒品,目前已知管道從何而來,但家族中似乎有內賊,所以調查出現困難…嗎?」




不慍不火的語氣念著指頭下壓著的文字,骸抬頭看了看Reborn的表情,一如往常高深莫測的笑意此刻卻有點焦躁的錯覺,他偏頭思考了幾秒,沒有把心中想的事情表現在臉上。


「…就跟你字面上看到的內容一樣,這件事情我打算讓你去調查,沒問題吧?」


骸眨了眨眼睛,像小刷的睫毛把淺淺的影子覆蓋在臉頰上,背著光的緣故讓骸的輪廓週圍沾上了一圈光環,他有些狡黠的勾勾唇角,把食指放到了下唇,露出了無辜的表情。


「……我為什麼要幫你這個忙呢?這跟我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再說了,販毒這種勾當可不是私底下解決掉幾個人就能制止的。」

「你看過彭哥列過去到現在的事件資料,應該知道我們很忌諱這件事情。」


夾帶著混沌氣息的男人靠了過來,手臂筆直的壓在骸面前的桌沿,上半身靠近的壓迫感就像是叢林裏的伏身狩獵的美洲豹,肩胛骨因為兩手使勁的關係往上弓起,即使是包裹在合身的西裝外套底下,男人結實的背肌還是在他的脊骨旁邊撐起了一個起伏。


骸對上了對方陰冷的眼神,沒有露出畏懼的神情,他緩慢的呼出了一口氣,感受男人像是利刃一樣的視線從他的胸口慢慢的往下,沿著他的姿勢所造成的身體曲線滑落,喉結到鎖骨的位置感到一陣被針扎的刺痛,如同真的被刀鋒給劃開一樣,瀕臨死亡的邊緣,骸滿意的笑了出來。




「那又如何?就算你讓我負責這件事情,那個人也不一定會同意的吧…」

因為興奮而逐漸泛紫的冰冷指扣輕輕的碰在Reborn的下唇,對方呼出的熱器燙得要在指甲上頭凝結成水珠。

「……別忘了這可是那個雲雀負責調查的任務。」






◆◇◆◇◆










TBC.




カテゴリー:【雲骸】野獸之檻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宅 ⇒ No title

看到目前好像R骸(笑

我以為依骸的道德標準不會在意毒品這種東西(?

R魔王果然氣場強大啊XD

  • |2014.05.28
  • |Wed
  • |19:4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真的沒有啦i-179
其實R蹦在我想的劇情裡面戲份很少(??)
而且越寫越6918了啦

我想骸不會怕毒品,但也不會想要去碰毒品才是。
覺得那是意志軟弱的人才會用的東西。

  • |2014.06.08
  • |Sun
  • |01:2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