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雲骸】野獸之檻 1.




*可能會週更(?
*CP走向不明顯不用太期待








雲雀一直都不是一個喜歡麻煩的人。
凡是有任何問題他通常都習慣用最直接的方式來解決,以一言蔽之就是──

使用武力


他一腳掀翻佔據了地下室大片空間的賭桌,上頭的輪盤和籌碼散了一地,骰子和滾珠嘩啦嘩啦的在他的腳邊流竄。

在距離他有一公尺遠的吧檯邊側,有個被他敲斷腿骨的男人趴在地上,但似乎還沒有喪失鬥志,雲雀有些困擾的撥弄了自己的額髮,敵人弱到讓他一點幹勁也沒有,就算證實了對方和自己的能力差距有這麼大,也沒有辦法讓他乖乖倒下。

但現下的狀況似乎用他以前所習慣的老方法已經無法徹底的解決了,他這樣想。
邊走進那個匍匐在地的身影,看著敵方注視著他──不、那不能算是注視,那樣混亂的眼神跟本不知道是在看向何方。黑髮的青年啐了一聲,踢斷了那人的鼻樑骨。

解決了這個禮拜不知道是第幾次出現的詭異情況,雲雀罕見的苦惱了起來。










野獸之檻 the Cage of beastS













「…呃、請問…你剛才說了什麼?」



非常僵硬又明顯不通順的義大利與從面孔還相當稚嫩的青年口中吐出來,他一邊努力的想要表達他的意見,一邊心虛的別開頭,不敢和坐在沙發上頭的男人視線交錯。


「………」站在門口的男子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先是看了看東方面孔的上司,又看了看坐在沙發上頭的另外一個人,不知道是否該重述第三次他所報告的內容,還是該直接把資料放下來然後躲得越遠越好。

同樣也在辦公室裏頭的第三個人先是吸了一口菸,然後軟軟的吐出了稀薄的白霧,在模糊的半透明氣體緩緩飄過壓的極低的平整帽沿的時候,澤田感覺到涔涔的冷和從西裝外套底下的肌膚滾了出來,弄得整個背部的襯衣溼糊糊的冰涼。


「你可以先下去了。」

聽到對方這麼說,文書官如同獲得大赦一樣的往門外衝出去,絲毫沒有隱藏他不想要繼續待在這裏的心情,年輕的首領用著既憤恨又絕望的求救眼神盯著對方關上門的背影,門鎖喀啦一聲鎖上的同時用手遮住自己的臉。


「………。」

「……………?」


等了半天並沒有像過去一樣桌面或是椅背被射穿好幾個洞,澤田偷偷的張開了手指間的細縫,想要窺伺手掌外面的世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在指縫打開了一點,從安全的手心往外看,卻發現在他想像中應該要發怒的家庭教師卻什麼反應也沒有的坐在沙發上面,維持相同的動做抽著菸,灰白的煙霧遮掩住他的臉。


「……躲夠了嗎?」


「呃我還以為Reborn會像以前一樣開槍掃……」

面孔還相當稚嫩的青年聞言點了點頭,緊繃的表情稍稍鬆懈一些,淺棕色的眉頭才剛從眉心間分開,就看到坐在對面的男人一手抓著桌面上頭沉甸甸的大理石菸灰缸甩了過來,米白色的器皿從他頭部上方一厘米也不差的擦過他的頭皮,豎立起來的蓬鬆發頂被拋擲物壓過去,像是野草一樣的彎下腰。

身後的落地窗應聲破裂,強化玻璃被打成細小的碎片往窗外噴了出去,像是灑水器一樣的把碎玻璃噴進外頭的花檯,號稱全義大利最強的殺手從容的從坐位上站了起來,夾著香菸的手指放到了唇邊,把正在燃燒的菸灰吹散,就像是方才他擊發了完美的一槍的手勢,粉狀的灰燼散落在沙發扶手的邊緣,Reborn卻像是沒有看到一樣,捏著菸屁股把燒的正旺的橘紅色火星壓熄在桌上空的咖啡杯裏。



「…你長大了,我認為不應該再打你。」



根本說謊。澤田用顫抖的手指撫過自己的髮頂,看著那個男人用手抓著一整疊的資料走了過來,雪白的紙片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小字,Reborn挑了挑眉毛,沒有等待他的回應就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


「報告了三次卻還是聽不懂啊,希望我有這個榮幸替彭哥列首領翻譯一下內容。」


……他果然很生氣。

不敢發表任何的意見,澤田綱吉只能跟著男人點在紙面上的位置,順著對方念過去的語速來對照書面的內容。

提供這份書面的人是雲雀學長,根據紙上的資料顯示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十六起事件了,雲雀學長管理的幾間家族出資的酒吧和賭場從六月開始就不斷的出現有人鬧事的情況,剛開始的時候他並沒有很在意,所以就沒有往上報告,直到最近幾次情況開始有異。


最一開始都是讓駐守在店裏的家族成員處理,把那些人從彭哥列的地盤趕出去而已,畢竟那些人的反應都像是喝醉後發酒瘋一樣的在胡言亂語,沒想到後來這樣的問題越來越嚴重,直到某次雲雀底下的人被鬧事的人弄成重傷後,雲雀才決定自己自己到賭場裏頭親自來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Reborn念到了這裏停頓了一下,把紙翻到了背面,紙張上明顯是雲雀學長的字跡,即便是寫著他國的文字,依然端正的一目了然,澤田抿了抿有些乾裂的嘴唇。

「這個是雲雀後續調查的內容……」

他說了這句,卻沒有將下文接下,新赴任的彭哥列統帥抬起頭,正想要詢問背面的文字意涵,卻被門外顧問異常難看的表情給嚇得一愣一愣的。

「怎麼了?上面寫了什麼?」

有些心急的直接把對方手上的紙片給搶了過來,澤田瞇起眼睛認真的閱讀著用手後來才補上的文字,這時候他還沒有直接聯想到為何這些字樣不和先前的報告內文一樣都用電腦打字的方式呈現,而且還刻意的寫在了文章的背面。

細緻的鋼筆筆跡一絲不苟的排列成一條調整齊的行列,人工書寫的字體只佔據了整面的三分之一,澤田綱吉反覆的閱讀了內文,但只看得懂像是販售、未經許可這樣比較通俗得字詞,於是他只好仰望他的老師替他繼續做說明的工作。

Reborn沒有理會過去的學生投給他的目光,從澤田的手上拿回了相關文件收攏整齊。



「…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會讓六道骸去處理。」














TBC.


カテゴリー:【雲骸】野獸之檻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