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XI




*八月新刊家教初代組捏造預定頁面
*唔哇哇哇終於要開始進入劇情了(那之前都是在幹麻


















G推開GIOTTO的房門的時候,年輕的BOSS正坐在床的上頭,連外衣都還沒有換下來,靜靜的坐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進來了。」

只是公式化的告知了一句,G並沒有等待房內人的回應,就這樣走了進來,然後把門給關上,GIOTTO卻像是沒有注意到他的樣子,目光直直的盯著前方,房間裡頭的窗簾沒有拉開,室內還是籠罩在一片灰藍色的影子裡頭。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輕輕的皺起了眉頭,在這個男人的面前沒有必要隱藏自己的情緒,G繞過了床柱的一角,走到了窗戶旁邊,將散開來的簾布給拉上,然後收攏到一側,刺眼的白色光線馬上就侵占了室內的一角,讓本來房中曖昧不明的色調清晰了起來。

「他手上的情報是假的,真實的狀況只有他本人才知道。」面對G有頭沒尾的問句,GIOTTO卻像已經了然於心的模樣,平淡的回答了他的疑惑,表情雖然沒有多大的改變,但是卻隱隱約約的顯露出他相當疲憊的模樣,不單單只是身體上的疲乏。

「……想不想要幫助我們這一點,決定權還是在斯佩德手上。」

他停頓了一下,像是同時止住了呼吸,藍色的瞳膜微微的縮動著,然後,才慢慢的放鬆下來。「…目前暫時不能放他回去,要是他一離開,馬上又會去找下一個家族交涉,對他來說,死幾個人根本就不痛不癢。」



斯佩德雖然是叛徒,但並不能確定他們家族裡頭的人知曉這件事,或許在他們的認知中斯佩德仍是算在家族幹部中的一員,只怕他們會動用各種方法把人給討回去,不管怎麼做都是兩難,G沉默了一陣子,用手按住自己的額頭側邊,GIOTTO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把正對著陽光的視線轉向另一個方向,淺色的睫毛在明亮的光線底下閃閃發亮著。



「…你有解決的辦法了麼?」

「我不知道。」

幾乎是同一個時間點作出回答,GIOTTO碰的一聲就將身體往後倒,壓臥在蓬鬆柔軟的枕頭上,身體的重量讓床褥往下陷出一個輪廓。「…G,我真的不曉得該怎麼做。」


「我在地窖裡頭就試過了,但是超直感對他不管用,在我戳破了他說的謊之後,他卻一點都沒有出現漏洞,彷彿一開始就覺得我應該要知道一樣。」

他像是有些惱怒的用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視線,雖然他已經盡量的隱瞞住自己的心思,但是強烈的煩躁感還是不段的湧上來,GIOTTO握緊了拳頭,尖銳的刺痛從掌心一路沿著神經傳導到腦部,他咬了咬下唇,左手往旁邊一揮,撞倒了放在一旁矮櫃上頭的玻璃杯,匡啷的一聲被他推上了牆壁,碰成了一地的碎渣子。



「喂!!」

G嚇得幾乎要從座位上跳起來。
「你到底在……!!」責難的話語還沒有說出口,他的視線一角就掃到了飛濺出去的小碎塊上頭沾上的黏膩色調,GIOTTO緩慢的縮回左臂,感覺到側邊的皮膚似乎被弄出了一個小小的口子,慢慢的流出了溫暖的血跡。



「……我沒事。」然後他就像是恢復了冷靜一樣,用著那樣平穩的音調說著話。















房間裡頭只剩下他一個人。


斯佩德這樣想著,然後轉動了自己的視線,觀察著室內的模樣,不算明亮空間僅有一扇窗而已,之前的那個男人或許是擔心把他吵醒,所以沒有將窗簾完全的拉開,只有露出一點小縫隙,光線不斷的從那裡滲入陰涼的空氣中,斯佩德慢慢的拖著腳步往那個光源的位置移動,腰側的燒燙傷正如對方所說的,雖然不嚴重,但遠比身上其他的傷口來的疼痛許多,尤其當脆弱的皮膚再次跟包裹的布條摩擦時,沾黏的痛楚讓他幾乎要哀嚎出聲。

靠窗的長座椅上擱置了兩個柔軟的坐墊,整齊的擺放在一旁,斯佩德把塞了棉花的椅墊扔到了地毯上頭然後才坐了上去,手輕輕的撩開了窗簾的一角。




…這裡只是一樓。


如果要從這裡直接出去的話應該是沒有什麼困難,他想,手稍微用力點,推開了窗戶,外面也沒有什麼鐵架的阻攔,雖然從這裡無法直接看到通往外頭的出路,但就算碰上了守衛,應該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斯佩德一邊在心中盤算著,一邊再將單邊的窗子往外頭推出,小心翼翼的跨上了椅子的扶手,另一隻腳就這樣踩了出去,外面的空氣雖然有陽光在溫暖著,不過也沒有比室內的溫度還要高上多少,草坪上頭的露水因為氣溫還不夠暖,仍停留在葉片上頭,折射出斑斑點點的光澤。



「如果你是想要從那裡逃跑的話,我勸你還是不要這麼做對你比較好。」


突然響起來的聲音讓斯佩德的身軀顫抖了一下,他隨即就轉過頭去,房內唯一的出入口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打開有被關上,在柱牆的旁邊,有個人站在那裡,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望著他,斯佩德愣了一陣,然後舔過有些乾裂的下嘴唇,因為裂開而變得尖銳的唇紋不安分的流出了一點點血絲。


「…G那傢伙會把你帶來這裡,就是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才會放你一人就離開,要是從窗戶出去的話,到了外面可是要挨子彈的。」

站在陰影裡頭的男人沒有要往前的意思,過遠的距離加上身邊的光線太過明亮,強烈的視覺差距讓斯佩德沒有辦法看清楚對方的長相,無法完全掌握狀況這點讓他有些不滿,刻意的撩高了手邊的簾幕,讓戶外的陽光可以照亮整個房間,站在門邊的男人似乎沒有想到他會作出這樣的行動,畏光的瞇起來眼睛,卻沒有抬手起來遮。


「…我認得你。」

斯佩德歪過頭,做出了像是在思考的表情,纖細的手腕縮了回來,讓厚重的布料順著重量滑落下來,垂在自己的身後,他一隻手撐著臉,手指緩慢而規律的在臉頰上面清輕敲擊著。



「……你是那個,組織被彭哥列給併吞的首領吧?」















TBC.

カテゴリー:【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宅 ⇒

二爺爺(?)桃桃講那種話不就擺明要激怒二爺爺的嗎/////
爺爺是為了什麼而煩躁? 因為桃桃這顆燙手山芋嗎
馬爺什麼時候才會出來(blush)

  • |2011.07.17
  • |Sun
  • |22:0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宅大

馬爺要後面一點囉~說到這裡 又得幫馬爺想名字...(哭
桃桃就是嘴巴壞啊(?)又驕傲的不得了(?
爺爺是不想要處理這些事情 被迫去做 沒想到事情還很複雜所以覺得很煩吧(?

  • |2011.07.17
  • |Sun
  • |22:2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