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VII





*因為爺爺太溫吞了 這回總算讓他稍稍有平反的機會(?)
*終於有人理我了我好開心嗚嗚嗚
*啊對了8月新刊雖然只有第二天有攤位 但是第一天我還是會去~所以想跟我場領的可以聯絡我一下(?)




















雙方之間突然陷入了一種混沌狀態的沉默,斯佩德歪著頭露出了那種十分無謂的笑容,表面上裝做不怎麼在意的樣子,但眼神卻沒有從GIOTTO的表情移開,灰銀的月光從他髮間透出來,在他的臉頰上抹了一層青青的色調。


斯佩德站在GIOTTO的前方,似乎對於對方的答覆非常確定一樣,笑盈盈的看著青年的臉,雙手伸到了自己的身後,順了一下過長的衣襬,然後就這樣憑空往後坐了下去,黑色的外衣不經意的擦過了有光線照射到的地方,從不反光的衣料上頭,隱隱約約透出了一種藏青色的色調。



「如何?這個提議不錯吧?不管怎麼樣,彭哥列都沒有什麼損失。」

蒼白的男人邊說著,邊優雅的將腿交疊在一起,長大衣並沒有垂直的落到地面上,而是貼著他腰臀曲線順著,像是坐在椅子上一樣,他把背稍微往後靠,在他身下影子起了一種詭奇的異變,平板地面上頭的黑影像是正在沸騰的滾水,無聲的想要衝破地表的平面,迅速的從斯佩德的下方竄起,看起來十分黏稠的黑色慢慢形成了像是坐椅的輪廓,安穩的停放在他的身後。


「…仔細想想,你可以解決掉野心勃勃的對手,然後抓到其他人的小辮子,這樣不是很完美嗎?」

「……我不明白你這樣做的原因。」GIOTTO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無所謂,你可以不用知道這些。」
沒有把GIOTTO說的話放在心上,斯佩德讓手指交握著,連結著手背的骨結因為他這樣拗折的動作變得更加明顯,青紫色的血管在薄薄的皮膚下層蔓延到正中央。


對於對方有意無意的逃避著自己做出的詢問,GIOTTO臉上的表情開始流露出一點不耐煩的神色。「如果你希望我們可以合作,我希望你可以坦承一些。」他停頓了一下,微微的抿了抿下唇,從垂下的金色髮絲頂部轟的濺出了鮮豔的橘橙色火光。「…想要知道你心裡藏了什麼不難,只是看我想不想要這麼做而已,我不喜歡來硬的。」




溫暖的橘色火焰在黑暗中非常的明亮,讓從天窗透出來的些微月色完全隱沒在幽暗之中,斯佩德注視著GIOTTO的舉動,在火焰點燃的那個瞬間,溫柔的微笑就這樣凝結在他的臉上,慢慢的變成了不太愉快的神情。


「…這麼有興趣的話跟你說也沒有關係。」


像是終於示弱的樣子,他撇了撇嘴,把頭別了過去,橘紅的光影籠罩在斯佩德的面孔上,稍微帶來了一點血色,在他開口說話的同時,微張的嘴唇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似的。

「因為我認為羅曼諾夫家族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身為首領卻只把目光停留在眼前的小利益上頭,放任下屬向底下的人做出跟流氓匪類差不多的事情。」
在他身下的黑影像是畏懼光線一般,開始小小的顫動了起來,跟著火焰搖晃的幅度,輕微的閃爍著,斯佩德也注意到這樣的現象,於是默不作聲的站了起來,一步一步慢慢的繞到了GIOTTO的身側,隨著他走路的步調,那些黑色的稠狀物全都鑽回了地面,融進了他的影子裡頭。


「本來我還以為他應該能扛起責任,但遇到了事情居然還是露出了那種畏畏縮縮的模樣,簡單的說起來,就是沒有那個器量。」
斯佩德越說,語調的起伏就越大,乾淨的咬字在回音繚繞的石室內聽起來分外的清晰,他的身後拉出的纖瘦身影在在移動的同時,慢慢的隱沒在無法被光線照亮的黑暗。
「不過相當遺憾的,我在這個組織裡投注了不少心血才把他擴展成這麼大的,如果要用我一個人的力量,恐怕需要花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他話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了一下,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反而是抬頭看著GIOTTO,似乎在等他提出他的疑問。

「…我必須要找一個勢均力敵的家族來做我的後盾。」

「……所以你就挑上了彭哥列?」


除了青年額前的火焰還在無聲的閃爍著,地窖底下的空間像是完全靜止了一樣,兩個人都沒有任何的動靜,只是專注的看著對方下一步的動作。

斯佩德聽見了GIOTTO用略帶猜測的語氣提出疑惑後,表情古怪的露出了一種十分無奈的模樣。



「我想你可能搞錯了一件事情,說是我挑選了彭哥列……但我,並沒有任何選上彭哥列的理由啊?
他一邊語氣輕快的應答著,一邊踏著步伐,轉繞到了GIOTTO的身後,躲進了對方的視線死角裡頭,從他的背後,明顯的注意到了對方因為錯愕而有些肢體僵硬,從眉間上頭噴濺的熱度也因為GIOTTO猶豫的情緒而稍微的閃爍了一下。

「……我是直到現在,才確定我想要和你們合作的。」



從他的語氣可以聽的出他不是在開玩笑,GIOTTO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雖然說如果要使用超直感的話,很容易就能明白一切事情的經過,但這樣逐字逐句的從斯佩德的口中像是朗誦一般的被唸出來,還是讓他的心臟被不安的陰霾給遮蔽。


「我並不是只和彭哥列做聯繫,但唯一認出我做假的只有彭哥列一個,簡單的說起來就是這樣。」他頓了頓,纖細的手腕搭上了GIOTTO的肩膀,順著不怎麼寬闊的肩骨往下滑,最後停留在他的胸前。「…說真的我還非常好奇你究竟是怎麼看出來的。」

對斯佩德那種嘲弄的口吻沒有多大的反應,年輕的彭哥列首領繼續問道。「…如果我沒有發現你在作假的話……?」

「…我就會把假情報賣給你,然後看你們互相殘殺。」



自動幫他把推測的下半句話補完,斯佩德似乎不認為自己說出口的內容有什麼不妥,就像在閒話家常般的就這樣脫口而出。

在斯佩德最後一個字眼落下的時候,從他的腹側突然擦過一種異常灼熱的感覺,幾乎要讓他身上的衣料起火燃燒,他反射性的往後跳了一大段距離,就算身體完全隱沒進沒有光線的黑暗中,腰部還是無法擺脫那種滾燙的燒灼感,斯佩德反手摸上那個疼痛的部位,平整的襯衣因為高溫的關係有些碳化,柔軟的布料變成了僵硬的觸感,手指一觸摸就塌下了一點點黑色的粉末。


斯佩德抬頭一看,GIOTTO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轉向面對他的方向,原本湛藍的瞳色在熾熱的死氣之炎照耀下變成了跟火焰相同的橘金色調,目不轉睛的望著他,臉上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但斯佩德可以感受出對方相當的不滿。



















TBC.



カテゴリー:【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來硬的來硬的來硬的來硬的來硬的來硬的來硬的來硬的來硬的來硬的//////(喘)
爺爺一出手 就知有沒有(?)桃桃等著被燒吧(不)
桃桃到底想要幹嘛啊////讓自己選上的後盾跟別人互相殘殺他可以坐收漁翁之利嗎?

  • |2011.07.09
  • |Sat
  • |10:3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宅

桃桃已經被燒了啊////
一開始的時候桃桃也不是非爺爺不可(?)爺爺要展現一下個人價值(?)
為什麼對來硬的這麼興奮wwww

  • |2011.07.09
  • |Sat
  • |13:2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宅 ⇒

我是想看爺爺燒別的地方/////(不)

  • |2011.07.09
  • |Sat
  • |15:3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宅

爺爺已經燒他衣服啦///

  • |2011.07.09
  • |Sat
  • |18:2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