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VI





*8月份有新刊~
*總覺得我有更新沒更新都一樣啊~都在自言自語似的















冰冷的白色光線從接近地窖屋頂通風用的小窗子射了進來,照亮了位於地底下的地面,通風口上頭的鐵製柵欄上面附著了一層綠色的蘚苔,唯一的光源雖然使他能看清地下空間內大致的模樣,卻也剝奪了辨別色彩的能力,眼前所能見到的東西全部都是一種沉默的灰色調。


進入這裡一段時間之後,GIOTTO的眼睛已經可以分辨出在沒有被打亮的影子裡頭有著什麼樣的輪廓,幾張教堂裡頭廢棄的長椅被歪斜的放置在角落,可以看出其中一張的座椅因為木頭腐爛而塌陷,貼在最遠處的牆邊有一個用大片的帆布遮掩住的陰影,從形狀看不出究竟是什麼,GIOTTO抿了抿嘴唇,把視線拉到自己的前方,剛好離光能照射到的地方還有一步之遙,一個人行的影子站在那裡。


「…我想你應該是注意到事情的嚴重性,所以才會特地過來的吧?…」對方先是從鼻腔裡輕輕的哼了一聲,才又開口說話,他一邊用那種柔軟的腔調發聲,邊往前踏了一步,銀白色的月影淹沒過他的鞋尖,然後慢慢的讓他的姿態顯露出來,依然是像第一次見面時所做的打扮。

「…親愛的首領大人。」


棕綠色的破舊大衣披在他的肩膀上面,沒有好好的套進手臂,斯佩德微微的歪著頭,鼻樑的陰影幾乎遮掩住嬌小的臉的一半,GIOTTO可以看見他左手臂上的血跡在光線不明的狀況下變成了一種黑褐色,附著在他用來包裹傷口的布條外側。




「你到底是什麼人?」

「哎呀,如果我說,我是受到迫害的旅行商人,這樣你相信嗎?」他語氣輕快的作出回答,顯然對於彭哥列家族的首領在深夜中獨自來訪一事感到十分滿意,臉上一直掛著那種曖昧不明的微笑。


「…因為有時間限制,所以我沒有很多時間跟你慢慢的聊。」GIOTTO這樣說著,忽略了斯佩德臉上的表情變化,順手把阻礙光線的帽子給摘掉,被硬是塞進帽子裡頭的頭髮散落開來,兩側跟頭頂的金髮高高的翹起,在微弱的月光底下,璀璨的髮梢跟睫毛都閃閃發亮。

「…我要你知道的一切資訊。」開門見山的說了,GIOTTO的手隨意的撥弄了一下額前的瀏海,讓它軟軟的垂下來。


「哦?」

似乎很感興趣的往前踏近了幾步,一瞬間拉近了兩個人的距離,近到GIOTTO可以看見斯佩德下眼角有個小小的、像是受傷過的痕跡。「那麼這樣代表你接受我的提案囉?消滅羅曼諾夫家族。」

他一邊說,手邊抬高到對方臉側的位置,輕輕的撩起一小撮金絲線般的髮絲。


「……我要不要答應,還要看你接下來的表現。」手揮開了在自己臉旁不規矩的手指,GIOTTO冷靜的說著,對於待在地下室這種具有強烈壓迫感的環境裡仍是不為所動。「…給我你所了解的情報。」


「…真是冷淡,黑手黨的首領果然都是同一張嘴臉……好啊?」斯佩德往後退了幾步,鞋跟又喀喀喀的敲擊在地板上頭,手指從大衣的口袋拿出一疊先前GIOTTO在辦公室裡頭也看過的舊信紙。「你要的東西在這裡,這可是我潛入之後好不容易才拿到的,請你妥善的保管。」



被折起來的紙張上頭沾了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水液,在光線底下看起來暈成一塊塊深淺不一的色調,墨水的筆跡有些模糊,黑色的線染到了紙張的背側,斯佩德把那疊東西遞到了兩人之間,GIOTTO卻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就揮開對方的手,單薄的紙張就這樣散落在地上。



「……別說謊了,我沒有在跟你開玩笑。」





他反手捉住斯佩德還來不及縮回去的左手,用力的往自己的方向拉扯,被迫伸直的手肘拉動了在上臂的傷口,斯佩德的臉上卻絲毫沒有痛的感覺,反而像是有點吃驚的瞪大眼睛,注視著GIOTTO清澈的像是湖泊一樣的瞳膜,略顯蒼白的嘴唇微微的張著。

……然後,勾起了一條比新月還要銳利的弧度。


「噗、哈哈、啊哈哈哈──」

斷斷續續的笑聲在空蕩蕩的地下室裡頭清楚得嚇人,對方毫無血色的面孔綻出了十分妖詭的笑容,像是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手臂還被人緊緊抓在手裡這件事。

「…果然吶,比那個愚蠢的男人有趣多了,沒有辜負了我的期待呢。」


藍綠色的眼睛瞇了起來,盯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上下打量著他的模樣,挺直的鼻尖擦過了GIOTTO的臉,然後將自己的手從對方的掌握中抽出,右手手指彎曲了起來,勾住了左臂上頭的髒布條繫的結,輕輕的往下拉扯,隨著他抖動布料的動作,沾染上血漬的痕跡瞬間就消失的在白色的緞布上頭,斯佩德撇了撇嘴,把那條長長的布料扔在地上,讓它像是蛇一樣的蜿蜒在地面,然後溫柔的撫摸著手臂上的傷口。


「是從哪裡看出有破綻的呢?是這裡嗎?…真是抱歉,因為我不太常受傷,所以傷痕還是沒辦法做的這麼完美。」
他像是喃喃自語一樣的自問自答,手指擦過凹凸不平的傷處後,那個恐怖的彈孔就像是從沒有出現過一樣,露出了白皙的手臂皮膚,在斯佩德手指周圍圍繞著像是砂礫一樣的黑霧慢慢聚集了起來,填補了襯衣上頭的破孔。


GIOTTO一句話也沒說的看著斯佩德在他的面前將身上那些造假的部分給復原,散落在地面上頭的紙張貼在冰涼的石磚上頭,顏色越來越深,慢慢的跟青灰色的石板地融在一起,斯佩德用手拍去了外套上頭的塵土,面帶笑容的在GIOTTO面前稍稍行了個禮,眼珠子在眼瞼覆蓋上的時候透出了金綠色的光澤。



「……那麼,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是羅曼諾夫家族的幹部,D‧斯佩德,我想要請彭哥列家族出兵暗殺我們的『首領先生』。」

他這樣說著,狡猾的笑了笑。



「…那麼,作為交換,我可以給你和我們家族結盟的名單。」













TBC.


カテゴリー:【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宅 ⇒

小良可以刪掉上面那則留言 我該死 我漏掉好幾回(yay)
桃桃一開始是別的家族的幹部這是可以確定的吧
可是他竟然想要宰掉自己的BOSS////不曉得為什麼這話有點霧空的氛圍(?)

  • |2011.07.08
  • |Fri
  • |22:5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宅

(LOL)沒關係啦(?)
爺爺的個性真的好溫吞 怎麼打都會有桃桃把爺爺氣勢壓過的感覺
我自己也覺得配對很不明(?)

  • |2011.07.09
  • |Sat
  • |00:5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