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V




*八月新刊宣傳
*桃桃桃桃桃桃桃!!!ヽ(●´∀`●)ノ
*最近都沒有人來我芳心寂寞~
















從GIOTTO口中聽到了有些陌生的名字,G錯愕了一下,隨即想起了這個名字可能的所有人,那個不請自來的不祥災難預言者,眉頭死死的皺了起來。「…這樣沒問題嗎?我覺得太莽撞了點……」

「你在顧慮些什麼我很清楚。」GIOTTO淡然的說著。「但是我們現在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了,你認為我們領地上面還有多少人命可以這樣被他們胡搞。」
無視於一向沉穩的友人還想做出反駁,GIOTTO抬起了一隻手,擋在對方的正要張嘴的嘴唇前面。


「…不用再說了,照我的話下去做。」





◇◇◇





實際上的行動比想像中來的更要容易很多,斯佩德或許早就算準了他們會回頭找他,所以在各處都留下了線索,不管他們從哪個方向查起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的──鎮上教堂的地下室裡頭。

從G那邊拿到的地址被寫在了小張的紙片上頭收進了外套的口袋,西北部發生這種事情不管上頭再怎麼壓制還是無可奈何的在檯面下方十分快速的擴散開來,越是下階層的部屬就越是焦躁,說到底,雖然明文規定是要和家族外頭的人做切割,但大部分的基層人員還是會偷偷的把數量不多的薪資交給在外頭的親眷,發生了這種事情之後,成員私自離開總部的狀況越趨嚴重,讓總部外頭的守備人力出現了漏洞。


「……我安排了我底下的人看守正門,雖然說你是首領,但是夜間私自外出──尤其是和一個身分不明的人密談,這種事情傳開的話,家族內部會更加焦躁不安。」順手把青年一頭顯眼的金髮塞近灰色的毛料帽裡,盡量壓低了帽簷的部分。
「目前留在總部的幹部只有我跟藍寶,你也知道那傢伙的命令底下的人都不會聽的,所以進出盡量低調一點……至少要在早餐的時間回來。」


「…你真像是個老媽子。」小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對著鏡子梳整了從兩鬢垂下來的頭髮,因為要掩人耳目,所以身上的裝扮都是先前摯友留宿的時候留下來的,面對著鏡中熟悉的倒影,讓GIOTTO有種身分錯置的錯覺。

「……我問到了消息後就會回來。」顧作輕鬆的補上一句,邊學著柯札特撥弄帽子的動作。「雖然應該是沒什麼可能,但要是有人找我,你應該知道要怎麼做。」


「…不需要你提醒。」G伸手推開了窗戶,探出頭查看,比室溫還要冷上許多的空氣一下子就透了進來,銀白的月色奪去了外頭街景的顏色,視野所及之處都是一種晦暗的灰藍色。




GIOTTO拉著窗架,腳踩著窗外低矮的花架往下攀爬,手抓著牆上突起的浮雕裝飾,沒有被磨光的大理石表面在他的掌心刮出了幾條擦痕,深淺分明的紋路跟刻槽讓手指有很多落點,讓他能穩穩的從三樓高的位置降落到一樓,途中應該遇到的守衛都是G身邊的熟人,見到首領作出跟平常不太一樣的穿著也沒有表現出太大的反應,靜悄悄的讓出一條通路給他通行。

一路走到了庭院中的外牆,從茂盛的花叢中間鑽進了鐵柵的通道,盡頭窄門上面的鎖已經事先被竅開,輕輕一推就開了一條可容一人通過的路徑,多年沒有使用的偏門在GIOTTO推開的同時,生鏽的門閂發出了尖銳的摩擦聲響,紅褐色的鏽粉沾了他滿手都是。




青磚的石板路上頭沒有任何人影,被蒼白的月光照射下,接近腳踝高度的地面起了一層薄薄的霧氣,乳白色的朦朧一直纏繞在他的腳邊,隨著他步伐的移動被劃出一條又一條的軌跡,帶起了幾個小小的漩渦。

就算GIOTTO已經儘可能的放輕腳步,鞋跟敲擊在石板路面上還是發出了十分響亮的回音,在幽暗的巷道裡聽的十分清晰,兩側的店家都已經歇業了,門板上掛上了休息的字樣,隨著他慢慢的從旁走過,暗紅色的屋瓦上面鐵製的風向雞發出了詭異的嘎嘎聲響,指向了在教堂的方向,在路面上拉出了一條變形的影子,斜斜的將青石板割成兩部分。

薄霧一直沒有散去,有點類似濃稠液體的型態,讓視線逐漸模糊了起來,GIOTTO卻像是沒有注意到四周奇特的變化,專注的踏著步伐,越往街區的盡頭走去,高聳的教堂輪廓就越明顯,灰白色的建築安靜的立足在那裡,被墨綠的枝葉給遮掩著。


GIOTTO小心的避開較為低矮的枝條,繞到了建築物的後側,草坪因為夜裡溫度降低的關係感覺起來有些潮濕泥濘,在暗處微微發光的夜露沾濕了褲腳跟鞋子,稀白的霧氣像是影子一樣的附著在他的腳邊,在背光的建築物旁邊,冷霧依然和在月光底下時看起來相同的蒼白,青年貼著牆壁的部分摸索著,終於在靠近鐘塔的右側牆面摸到了金屬製的握把,壓著下方的門閂往內側推了進去。



乳白色的霧像是有生命的生物一樣,從那條小小的縫隙迅速的往裡面竄動,沿著距離地面一點點高度的位置移動著,把木門裡的階梯全都覆蓋上一層白色,一直蔓延到階梯底部的平台,GIOTTO低著頭看著階面上異常明亮的氣體,右手稍微抬高了點,扶著漆色斑駁的牆面,慢慢的往下方走。


教堂的地下室通常作為儲藏的功能,但在特殊的情況之下就成了避難所,GIOTTO順著地面上像是會自行發光的水霧行進,即使沒有點燈也順利的踏到了最後一層,在他往前一步走進空曠的地窖裡頭,那些像是指引他的朦朧影子就慢慢的消散在空氣之中。




──喀、喀。


「……晚安。外頭的月色很美吧。」從正前方稍微有些距離的位置傳來了人說話的聲音,在寬敞的地窖裡頭撞出了清楚的回音,對方一邊說一邊慢慢的往前移動,腳步聲突然停止在黑暗之中。


「…希望你沒有因此迷失在路途中。」

















TBC.


カテゴリー:【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宅 ⇒

濃霧/////桃桃想讓爺爺在他的世界中迷失方向嗎////
吸萌爺爺 我想爺爺戴起帽子的樣子一定很嫩////
G是老媽子XDDD 晴爺爺跟雨爺爺還沒出場呢?

  • |2011.07.08
  • |Fri
  • |22:4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宅

其實我真的覺得那個背景時代設定讓雨月出來真的有夠詭異的(doh)
濃霧只是引路用的啦~

  • |2011.07.09
  • |Sat
  • |00:5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