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IV





*八月新刊宣傳
*桃桃終於要出現了(?)我真的覺得我太久沒打文 連打這樣一篇都要折騰超久


















GIOTTO趕到的時候天色已經晚了,暗紫色的天幕壓在農地上頭,當他從馬車上頭下來的時候,遠遠的就看到有人走了過來,跟他招了招手。

沉悶的空氣中一直聽見人群小聲交談的聲音,雖然已經從G那裡知道失地已經順利收復了,但是這種氣氛怎麼樣都不像是沒發生事情的樣子,看見的人幾乎都帶著一種異常嚴肅的表情,並沒有一如往常解決問題時的輕鬆之感。



「…G呢?怎麼沒有看見他在崗上。」他一邊出聲跟朝他走近的下屬打照面,一邊脫下了厚重的大衣,遞給高高坐在馬車前方的馬伕。

「G先生在農舍那邊照顧受傷的一般人。」對方朝他伸出左手,扶住了GIOTTO的肩膀讓他可以順利的跨下高過地面一階的馬車,腳下的泥土地鬆軟而且潮濕,讓他著地的時候稍微往下陷了一點,夜風吹拂在臉上感覺有點冷,濕涼的空氣有點重量,壓在GIOTTO的襯衫上頭,漿白的襯衣一下子就貼到了皮膚上面。


週遭的住家從窗戶往內看全都是漆黑一片,路上偶爾可以看到幾個靠在一起的村婦,用有些惶恐的眼神注視著他們走過,披在身上的用來保暖的麻質布料邊緣已經有些破損,在行走的同時不斷落下一絲絲的麻線纖維鋪蓋在她們所留下來的鞋印上頭。

這裡怎麼看都是普通的農村集散地,雖然從電話中已經得知了對方家族侵占這裡的真正目的並不是想要從這些人身上榨取什麼好處,但就這樣隨隨便便的把一般的民眾牽扯近來真的不是他的作風。


越往村舍的深處走去,看到的人越來越多,路上隨處可以看到從家族派出去的人手,看到GIOTTO紛紛行了個禮,再更往前一點就看到紅髮青年坐在釘在棚架旁邊的木樁上頭。


「……嗨。」

G注意到跟在男人後方的首領,把左手抬了抬,手上的白紗布在暗處看起來更為明顯,不過他卻像毫不在意似的咬著菸,紫紅色的髮梢被燃燒的菸尾給打亮,罩上了一層橘橙色的光膜,他側頭看了看直直的朝他的方向走過來的上司,沒有進行什麼額外的動作。

「…怎麼一回事?」GIOTTO皺著眉頭看了G的左手一眼,從通報人那裡聽聞的消息是說:沒有任何人員傷亡。但他所看到的結果似乎不是這個樣子。


「……小傷而已,被槍管燙的。」熟悉的菸味逐漸的擴散開來,G露出了有點困倦的表情。「這裡入夜後會比較冷,不把衣服穿上的話很容易著涼。」他盯著GIOTTO蒼白的袖口補上了一句,一下子就被風吹落的叮囑。



大部分的人都聚集在那間已經被撬開倉庫外頭接受糧食的發放,食物分配的工作緩慢而安靜的持續著,夜間的空氣裡充斥著一股麥桿曝曬後的氣味,GIOTTO在心裡點算了一下剛剛見到的家族成員數量,兩眉之間的皺折逐漸的加深。

「…人數不對,其他人呢?」

「在後頭,他們在處理一些東西。」G拍拍衣褲上頭的木屑塵埃,捻熄了手上的光點,站了起來,示意GIOTTO跟上他的步伐。「…在後邊靠近林地的位置。」

G很少像這樣不把話說清楚,雖然心頭的疑惑還沒有完全消除,但在這種仍有不少一般人走動的地方不好開口問個明白,GIOTTO抿了抿嘴唇,沉默的走在童年玩伴的身後。


穿越過葡萄棚架間的狹縫,已經過了收成的季節所以竹架上頭只剩下捲曲的藤葉而已,葡萄甜膩的味道被一種鐵銹的味道掩蓋了過去,在這樣昏暗的環境底下聞起來有些讓人不安,沒有光線的夜晚讓林木的輪廓巧妙的跟緩坡融在一起,變成了一種詭異的形狀。




「就在這裡。」



一直走在前方的人頓了一下,站到一旁讓GIOTTO可以看清楚在陰暗的樹幹間透出的光圈照亮的景象,黃色的微光從掛在低矮枝幹的油燈裡滲透出來,沿著粗糙的棕色樹皮往下攀爬,隱約的看見光線的後頭有不少人影在移動著,慢慢的往林外的方向移動。

正準備要開口把事情問個透徹,就看到一張熟識的面孔進到了照明的範圍之內,先是對G點了個頭,然後注意到同樣站在那邊的首領。「…首領。」有點慌忙的想要行鞠躬禮,卻因為兩手放置在身後所以無法行動。

來者是兩個中階幹部,像是在一起抬著什麼東西一樣,僵硬的走出林間,直到距離漸漸拉近後,GIOTTO才看清楚兩個人之間抓著的是農戶家中隨處可見的破舊麻袋,裡頭不知道裝了些什麼,感覺起來頗為沉重,讓他們的步伐踩在落葉上面發出了嚓嚓颯颯的聲響。


G朝他們打了個手勢,在靠近光源的樹木根部筆劃了一下,叫他們把東西放在那裡,接著蹲了下來,對著一臉狐疑的GIOTTO招了招手。

一踏上稍微高起的坡地剛才那種鹹澀的鐵銹味更濃烈了一點,GIOTTO用袖口掩住了口鼻,方才被人抬著的時候還沒有什麼感覺,一放到地上後,順著麻布遮掩的形狀讓他一眼就明瞭了裝在裡面的是什麼東西,還有這種氣味的來源。

顯然是注意到了青年的反應,G順手就揭開了沒密封起來的袋口,露出了一個年紀不大的臉孔,五官僵硬的構成了驚懼的表情,在額頭的正中央留下了貫穿的彈孔,大概已經死亡了有一段時間,因為樹林的溫度不高所以還沒有開始腐敗,傷口的四周開始發黑,連帶著眼珠子的顏色都有些渾濁,G沉默的用手蓋上他的眼皮,慢慢的幫他闔上。




「……這是第三十一具,後面還很多。」站在兩人背後的男人補充,搖晃的火光之下可以看見他臉上有條長長的疤痕,從額角一路畫過側臉。
「都是一槍斃命,額頭上方的皮膚都有被高溫給灼傷的痕跡。」他一邊說一邊用指尖在蒼白的屍身上頭劃著。


「這應該都是用來殺雞儆猴的犧牲品。」G平淡的說著,也不知道是說給誰聽,又輕輕的把麻料覆蓋回去。
「…也或許是想要挑明他行動不是鬧著玩的。」

沒有人說話,燈油在燃燒時發出的滋滋聲響被放大了好幾十倍,G靜默的看著還沒有把視線轉開的GIOTTO身上,看著他不發一語的站起身,又再次的開口。


「…你打算怎麼做?」

「……聯絡得上阿諾德嗎?」似乎就是在等待著男人的問句,GIOTTO閉上了雙眼之後又開口。

「有點困難,兩週前他因為私事離開了,家族裡沒人知道他去哪裡。」

「…這樣。」微微的頓了一下,目送著兩個大男人扛著麻袋往村子的亮光移動,GIOTTO等確定他們的所在位置不會聽到他和G的交談之後才繼續發話。
「…我需要知道他們口中另外的那些家族有誰,你能查出來嗎?」

「需要一些時間,被逮到的那群人口風都很緊。」G摸索著口袋,從小金屬盒子裡面拿出了被薄紙細心折捲起來的煙草,夾在食指跟中指的指節間,拿出了火柴點燃。「我讓下面的人去辦了,但是目前還沒有消息,能等嗎?」

「沒辦法,會有這麼大規模的宣戰行動,背後應該有充分的準備了,我們現在卻什麼都還不知道。」

「…因為太突然,沒有人預料到,村子裡的人被突擊的時候都還不明白發生什麼狀況。」呼出了淡色的煙霧,深色的刺青在不明亮的火光之下有種在他臉上蔓延的錯覺,G斜眼看著站在身側的男人。

「這些人搞不好也只是聽從上面的指示,對家族高層的計畫一無所知,就算真的吐露什麼消息,應該也派不上用場。」說話的人低著頭像是在思索什麼似的,看著腳下的沙塵,最後才抬起頭來。


「…我要你幫我找個人。」

「……誰?」

「…D。」











TBC.




カテゴリー:【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宅 ⇒

阿諾德/////(不是重點)
一槍斃命 是二爺爺想要竄位幹的好事嗎:-o

  • |2011.07.08
  • |Fri
  • |22:4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宅

不是唷 跟二爺爺一點關係都沒有

  • |2011.07.09
  • |Sat
  • |00:5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