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情人節賀文無誤
*Battaglia di tradimento這一系列我打算重新架構,之前的兩篇砍掉重練
*斯佩德可能有,不過原作給我的就是這種感覺(?)






















紊亂的氣息跟腳步從濃密的樹叢另一側逐漸的靠近,勉強的撞開了生長茂密的枝葉,來人的身上有多處的傷痕,但是看上去還是相當的冷靜,謹慎的注意著週遭的狀況。


……這裡還算安全。赤棕色的眼睛飛快的注視著幾個可能會有埋伏的死角,乾燥的土地上頭覆蓋了一層薄薄的沙塵。……這裡的植被不多,對他來說是有利的。

柯札特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聽著遠處的聲響,粗濁的呼吸也被壓制住,悶悶的停頓在喉嚨下部。


感覺像是陷阱。直到這一刻他才大致可以確認了,似乎是對於摯友來信說遇上了麻煩這件事情讓他太過焦慮,一瞬間喪失了判斷是非真偽的辨認能力,柯札特苦笑了一聲,從鬢角處滲出的些微血絲跟頭髮的顏色相同,紅得有些刺目。

不過這也代表Giotto有一部分的機率是沒有遇上強敵的侵略,顯然是個好消息。紅髮的青年稍微鬆了一口氣,身上有幾傷口較深,不斷的冒出血漿,滴在黃土上頭,混出了黏稠污濁的色調。


在柯札特還在思索著該如何擺脫掉後方追兵,回去跟其他成員會合,敵方的人數既然如此眾多,分開出擊或許會有危險,幾個念頭正在他腦中打轉的同時,側邊的樹從外側就傳來了一陣低調騷動,像是扔入湖心的石子,馬上揚起了他的不安,迫使他進入戒備狀態。


堅硬的灌木叢枝條被踩斷的聲音,樹梢末端的葉芽被推擠成彎曲的形狀,從聲音的方向那處,黑色的影子中模模糊糊的顯現出人類形狀的輪廓,從樹蔭裡頭伸出了一隻手,撥開了最後一層之夜的屏障。



「……太好了,終於找到你了。」

「………Demon?…」對方率先出聲,已經從樹叢中探出的上半身是彭哥列那裡的熟人,蒼白的臉上籠罩著不尋常的氣氛,在柯札克對他的出現表現出疑問的同時,馬上又注意到了來者纖細的肩膀上頭靠著一個比他還要大上一倍的人影,粗壯的手臂環過了斯佩德的頸側,搭在他的手臂上頭,看上去像是失去知覺的模樣,半拖半拉的被帶到此處,往前低下的頭顱雖然看不清楚五官和長相,但是光從那個人的衣著跟感覺,柯札特馬上就意識到這個受重傷的人是自己家族成員中的其中一名。



「………!!」




注意到西蒙的反應,斯佩德彎下腰把還掛在自己身上的人輕輕的放倒在地上,往旁邊退了一小步,好讓柯札特能衝上前查看對方的傷勢,隨著他歪歪斜斜朝自己方向走來的步伐,半凝固的血跡也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敵方似乎是注意到你們趕來的緣故,因此增加了來襲的人數,初代他們正在趕過來的路上,你知道的…」斯佩的一邊看著對方蹲下來的動作,自顧自的說了起來,青色的視線卻直勾勾的盯著他的背影沒有移開。

「……我必須在他們察覺之前,先來處理一些事情。





手指接觸到的皮膚還有一些溫熱,但是溫度漸漸的在流失,頭髮散亂的垂了下來,擋住了眼睛的部分,柯札特一邊用手撥去遮掩住臉部的頭髮,卻感覺到一種奇異的違合感,斯佩德的聲音像是隔了一層水霧一樣朦朦朧朧的,聽不太清楚,那樣的節奏讓他昏昏沉沉的,有些迷惘。


……到底是哪裡不對勁?柯札克皺起了眉頭,把沾上血漬的黏膩髮絲翻了上去,露出被灰褐色的污痕佔據的額頭。


「……不對…這個人不是……」
「…哎呀,你也注意到了嗎?」對於他的疑問似乎感到相當的滿意,斯佩德的語氣混雜著一種難以隱藏的亢奮情緒。



「嘛、因為這只是幻覺嘛。」







前一秒手還可以感覺到的觸感突然就消失無蹤,倒在地上的那個人型像是被風化的沙屑,從他剛剛接觸到的位置開始塌陷下去,兩三下就沒了形體,柯札特頓了頓,從他察覺到事情古怪的同時,就下意識的想要移動他的下肢,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不管怎麼樣都動不了,他的視線從前方慢慢轉移到了自己彎曲的腿部。



一段有個弧度的刀刃從他的腹部正中央穿了出來。

暗紅色的體液沿著鐮刀的刃緣不斷的流過,在泥土地上頭產生了一大片的血漥,出血的速度太快,遠遠的超過了往下滲透到地下的速度,所以小漥還在不斷的往四周擴散,柯札特看著那段戳出的凶器慢慢的往他體內的方向縮去,最後他隱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抽出了他的腹側,開了一個大口子。


「……不好意思,我的時間不多,所以做出來的東西有點隨便。」斯佩德一邊說一邊抬起了一隻腳,輕輕的踢在對方的肩上,看著他慢慢的往前倒去,正好倒入了他自己製造的血泊裡頭,身上的衣服完全都看不清原本的顏色。


「…………。」柯札特赤褐色的瞳孔在他的虹膜不住的收縮著,似乎還在努力的保持著自己的意識。「…為、為什麼…?……」


斯佩德沒有馬上回答他的問題,他先蹲了下來,或許是因為不想弄髒衣服,他的膝蓋壓在西蒙的後腰,一手扯住他後腦杓的頭髮讓他的上半身往後仰,軀幹中央的傷口為此噴出了更多血液,還有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黏稠不明物體,斯佩德捧著對方的頭顱扳往自己的方向,把嘴唇湊到了他的耳邊。





「……只有這樣才能讓Giotto稍微長大一點,忘記那些天真的美夢,以免他到時候真的在這條路上跌了一跤……」淺色的嘴唇輕輕的刁住了西蒙的耳垂,兩個人的距離近到斯佩德的吐氣可以灑在他的耳後。

「……你犧牲了生命,我犧牲了他對我的信任,換取讓他成長的機會,這是個很不錯的交易吧?」
「……畢竟我們都這樣愛著他。」




柯札特在還剩下最後一絲知覺的同時,感覺到喉結的下方位置貼上了一個冰冷的利器。

















TBC.


我記得柯札特是被分屍的(?)
別再說我不會寫愛來愛去的文章了 你看!!這不就愛了嗎??(滾



カテゴリー:【初代組捏造】Battaglia di tradimento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宅 ⇒ No title

完全忠於原作(?)桃桃沒病他只是個愛的過火的偏執狂//////
柯札特一路好走(合掌)

  • |2011.02.14
  • |Mon
  • |23:3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No title


>>宅

吸萌爺爺對爺爺的愛跟桃桃對爺爺的愛不一樣啦(?)
我覺得桃桃應該很想要把爺爺改造成他心中理想的男人(?)

  • |2011.02.15
  • |Tue
  • |00:1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孽弋 ⇒ No title

桃桃果然适合这种设定啊不是么?
最近非常的萌相杀相爱这种设定和扭曲病态……
我这么下去真的没问题么……
好久没能打开大人的这个了(泣)
所以说我这里的链接到底是怎么了口胡(摔键盘)!

  • |2011.02.24
  • |Thu
  • |00:0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Re: No title



>>孽弋

沒問題的!!因為我也很萌(不是
桃桃感覺起來比骸更病啊..怎麼回事啊桃桃??

  • |2011.02.25
  • |Fri
  • |20:5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