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家庭教師 同人 CP:斯佩德X六道骸X斯佩德 《爾虞我詐》



開頭:

  被敲裂而碎成一地的玻璃渣被大量湧出來的冰冷液體給沖得老遠,在黑色的石板磚鋪成的地面上頭閃爍的不安的光輝,螢光綠的化學藥劑在地窖裡的微弱照明之下看上去更是詭譎,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刺鼻味道。

黑色的皮靴踩在潮濕的積水上頭,鞋根的位置激起了一點小小的水花,濺上了發亮的鞋面上頭,幾乎完全隱沒在陰影之下的人影像是沒有注意到刺激性的氣體正不斷的溢入他的肺臟之中,微微的勾起了嘴角。



結尾:

  「……吶、你還想要當我的主人嗎?」




最喜歡的部分:

  滴答、滴答。


深紅色的、溫熱的血液快速的在地面上的積水中蔓延開來,混合著淺綠色的光線,血漿看上去成了骯髒的黑色。

銀白色的金屬凶器有一半完全的刺入了人體柔軟的腹側,大量噴濺出來的濃稠液體一下就把骸凍得泛紫的手指給染紅,斯佩徳還來不及叫出聲,帶著手套的手用力的壓住了劃破外衣的傷口。


…糟糕,這麼深,肯定有傷到內臟。激烈的頓痛讓斯佩德喘不過氣,只能勉強的從喉嚨咳出斷斷續續的聲音,偎在他懷裡的男孩子慢慢的坐了起來,捉住握把的手沒有鬆開,往後一扯,把剩下半節的三叉戟給拖了出來。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家庭教師 同人 初代組捏造 《漫漫長路》



開頭:

  「哦,有女孩子。」


馬車車輪喀啦喀啦的輾過灰黑色的石板路,有些上下顛簸。

外頭的天氣非常的晴朗,黑色的馬車前後並排在不算狹窄的道路上,連行徑的速度都恰到好處,如此適合擱置在這樣優雅的街景。

女士們提著華麗的大蓬裙,撐著小洋傘小步小步的在街上走著,帽簷的蕾絲在微風中微微的飄動著,幾位小姐肩併著肩坐在一旁,對經過自己面前的馬匹和鋪張奢侈的馬車投以好奇的目光。



結尾:

  「阿諾德跟Demon已經先回去了,家族那邊交給他們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明白了,這樣的話只差我們這邊了。」
「G,到前面的時候拐上去我們來的時候走的大道,傷患一直在出血,不能繼續走這種小路。」
「…這樣一下子就會被追上了……」

「我知道。」他停頓一下,金色的前髮在末端一瞬間轟的濺出了橙黃色的火光,火焰在額頭跟眼睛的周圍跳動著。


「這邊,我來解決。」





最喜歡的部分:


  氣派高雅的馬車如今在彎曲不平的小道上頭跛行著,黃昏時段準備要入夜的天色渾濁成一片,沿著樹林加快行駛的速度卻已經是極限了,樹影壓在狹窄的路徑上頭顯得分外的恐怖。

GIOTTO靠在馬車的車門邊,拉住快要與車體分離的門把,審視了一下車內的狀況,明顯已經超出負載量的馬車隨時都可能翻覆,尤其是在這樣崎嶇的路面,非得要有人下去才行。


暗紅色的天鵝絨被大片的血跡覆蓋住,變成了更深的顏色,車內的裝飾也不見之前璀璨的模樣,他們身上原先穿著的服裝早就沾滿了血污,納克爾跟朝利雨月還有自己,加上兩名傷重的馬伕,這種時候真的是糟糕到了極致,後頭看上去還有為數不少的追兵,這次的招待會果然有問題……下次應該要審慎考慮Demon的意見。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家庭教師 同人 CP:里包恩X六道骸 《惡德男子 01.》



開頭:

   側腰上的刀傷還在一頓一頓的抽痛,但是無所謂,這並不會妨礙到他高漲的情緒,只是黏在皮膚上的布料讓他覺得有些礙事,他有點艱難的翻過四周的圍牆,一跛一跛的朝著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溫熱黏膩的血液從他按住的腰腹的指縫間慢慢的流出來,滴落在乾燥的泥土地上,打出一個一個深黑色的印子。

他踏上總部階梯最後一層,沒有月亮的晚上連自己的腳步都看不清,但是他卻很輕易的就發現站在那裡的影子,只有一點的紅色光火停頓在半空中,緩慢的移動著,那個人掩藏在帽簷底下的眼神就像是深淵。


「……哦呀哦呀,這種時候還站在這裡的話可是會讓首領擔心的,親愛的門外顧問。」



深夜回到大宅的時候,骸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結尾:

  「…殺人這種事情還不用你教我。」他從嘴角勾起了一彎非常陰狠的新月,手掌貼著骸身體的曲線往下滑到他受傷的腹部,刻意的停頓一下,讓手指稍微陷進那道不怎麼淺的凹痕,骸細瘦的背脊因為疼痛而弓了起來,蒼白無血色的嘴唇開開合合,卻發不出半點聲響,REBORN沾染到血液的手指勾進了骸的褲腰,慢慢的往下扯落。


「如果你的味道嚐起來不錯,我不會介意跟你的屍體多來幾次。」




最喜歡的部分:


  這個人是毒。


REBORN不自覺的這樣想著,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頓下來的意思,有些用力的擦過骸滿是傷痕的臉,慢慢的移動到他被外套領口遮蓋的纖細頸項上頭。

緊緊貼在跨下的熱度像是要燒灼起來了一樣,有些粗魯的相互摩擦著,他們彼此都很享受這種毫不溫柔的愛撫,並不急著進行下一步,合身的皮褲被用力的擠壓,凹凸不平的拉鍊內側嵌入了身體最脆弱的部分,骸有點不安分的扭動的,不斷發出那種瀕死的痛苦悶哼,那種危險的呼吸在黑暗的室內像是絲線一樣,密密實實的纏繞在REBORN的四肢上。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家庭教師 同人 CP:澤田綱吉X六道骸 雲雀恭彌X六道骸 《發情時節》



開頭:

  光線穿過厚重的窗簾照進房間,穿透澤田綱吉的眼瞼把他驚醒。

澤田醒來的時候身體維持在高溫狀態,後腦杓在沙發的扶手上逐漸麻木,他半坐起身,姿勢不良的躺姿讓他脊背僵硬,茶几上的筆記型電腦螢幕閃爍著,上面跳出新訊息通知框。

─── 雲雀恭彌今天下午七點會抵達彭哥列義大利總部。



結尾:


  雲雀躺在床上完全清醒的時候是下午兩點整了,他走進浴室簡單的淋個浴,沖去身上濕黏的汗液,他閉上眼睛任憑水流從他臉上流過,有點粗暴的撫摸身體不完全勃起的部分,草率的捋出高潮的體液,他邊擦乾頭髮邊困惑他到底是怎麼了,只不過是離開那具柔韌的身軀不到三個星期,他拒絕認同這樣的感覺叫做思念,寧可歸咎這是週期性的發情期,也許他的的確確是對那像是無時無刻都欠人操的身體中了毒,但並不表示他能對他掏心掏肺的奉獻,雖然答案乎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有個清楚明瞭的結論,他想這也沒關係,他們的時間還長的很,只要他還不想放他走。


於是狩獵獵物時間倒數:還剩五個小時。




最喜歡的部分:


  啊啊、單手壓著熱漲的腦門,腦中現在還是一片空白,澤田閉起眼睛,幾乎能感到眼球表面細細的血管隨著脈搏跳動。

他在混亂成色塊和光影的影像中試著捕捉被截斷的夢的尾巴,印象中夢裡出現的是非常熟悉的人,但並不是現在過分蒼白美麗的妖冶樣子,也和他就學時期嬌嫩可愛相貌有段出入,是更小更小,大概還是十歲孩童的模樣,白皙柔軟的臉頰染紅成一片,小巧的鼻頭因抽泣而紅通通的,圓滾滾的大眼睛一紅一藍都溢出了眼淚,乾淨的棉質T桖被推至胸口,露出一點大的乳首和四周微微攏起的柔軟胸膛,嬌小還沒有發育完全的身軀被摺疊起來死死的壓制在牆上,細瘦的胳膊緊緊攀在那個不知道是誰的肩膀,臉上細緻的表情變化有如在痛苦和歡愉的泥淖邊緣掙扎,又甜又軟的喘息聲像線似的密密纏繞在他的頸項上要讓他窒息而亡。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家庭教師 同人 CP:澤田綱吉X六道骸 《創世紀之歌》 2008年12月


水是溫熱的,從出水口流出注滿一缸子的水,他把手從浴缸裡抽出來,幾滴噴濺的水花落在他往上捲起的袖口,留下幾個水跡。

澤田邊把洗髮乳擠壓在手掌心上,仔細的搓出細密的泡沫,然後溫柔的把泡沫一點一點的塗抹在六道骸擱在浴缸邊緣長長的髮稍,慢慢的洗到頭頂,他看著骸的表情有些幌神,在水中坐的直挺挺的,瘦削的肩膀跟蝴蝶骨撐起了一層薄薄的皮膚,青青紫紫的靜脈從他纖細的後頸向下延伸,爬滿他蒼白的脊背。


然後他抽開扶持著六道骸後頸的手,看著他沿著邊緣往下慢慢滑進水裡直到完全沒入,他沒有睜開眼睛,隔著一層水的光線在他的皮膚上映出青白色的色調,靛色的頭髮於深綠色的浴缸裡一絲絲散了開來,他後腦上頭那一撮髮絲因為浮力完全的舒展,整齊的美麗,毫無血色的像是長眠的冰冷屍體。那時候骸完全沒有那種離經叛道的模樣,寧靜乖順的躺在那裡,他想要是他一直維持這樣就好了,就像他浸泡在水牢的化學藥物之中,活在隔絕光熱、聲音甚至時間的世界裡,那些孤獨寂冷的晝夜,完全沒有威脅性又恰好是他最喜歡的樣子。




家庭教師 同人 CP:澤田綱吉X六道骸 《夜歌》 2010年11月



從門的那一端竄過來的焚香氣味,因為掩著門所以不太流動的空氣相當的溫暖,澤田一下子就找到了提高溫度的來源,點燃了像是有一陣子的暖爐裡頭的木炭已經快要燒完了,留下一點點黑色的塊狀粉屑,跟在閣樓裏看到的模樣沒有什麼改變,一樣是在某一個角落堆放了一些給小孩子玩的玩具,金色的小球從矮櫃上頭滾了下來,撞上了被隨意丟棄在榻榻米上頭的鈴鐺,發出了鈴鈴的聲音。


「…骸?」


坐在房子中間的人整個幾乎要被厚厚的皮草墊子給覆蓋了,聽見了澤田叫他的名字稍微的嚶嚀了一聲,但是沒有要坐起來的樣子,微微的翻了個身,圍在身上的內襯從他的頸子上頭滑了下來,露出了他的脊骨,然後鬆散的頭髮馬上覆蓋住他的皮膚,看上去相當香甜的睡臉枕在厚厚的絨墊上頭,蒼白的臉頰沾上了難得的紅潤色調。

骸似乎還在休息。澤田這樣想著,靜悄悄的靠了過去,果不期然的看到了被他揣在手上,用來叫人的小小鈴鐺,紅色的帶子應該是被他自己牢牢的纏上了自己的指尖,他小心翼翼的靠了過去,想要把他手上的小鈴給拆下來,卻一直弄不成,精緻的小玩意兒貼在他的手腕上頭,發出了幾聲小小的聲音。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家庭教師 同人 CP:白蘭X六道骸 《STUPRO ON III》 2008年11月


六道骸對白蘭作為生物存在的一切都感到厭惡的噁心,卻又因為快感而發抖,高溫的硬物捅在體內他想內臟像是要移位了,膝蓋抵著沒幾兩肉的胸膛,骸覺得下肢完全麻痺,除了規律而緩慢的活塞運動力量忽大忽小戳得他斷掉的肋骨快要捅進肺臟裡,血泡上湧卻哽在氣管,一片視線模糊的時候,他心裡想傷了這麼重還能硬起來自己真是個欠操的傢伙嘴裡想說的是你這王八蛋快點把你的髒東西給我拔出來,卻在白蘭煽情的靠過來舔了一下他傷重的右眼眼瞼,爽的幾乎要射了出來,唔唔嗯嗯的捏皺了被單。

白蘭的下身被包覆在高溫濕潤的體內,每一次進出都會拉扯到骸斷裂的肋骨,他刻意緩慢但大幅度的挺動,撞擊他柔軟的臀部,那塊可憐的肌膚被衝擊摩擦成艷麗的粉紅色又被噴濺的體液濕濡成十分淫靡的模樣,退出他體內的同時那個小小的嬌嫩部位被帶出一圈粉色的嫩肉,重新進入的時候又把它推擠進去,六道骸仰著頭,嘴巴微微張開呻吟出聲,下唇被唾液潤澤得發亮,喉結隨著規律的吞嚥上下移動,臉頰紅成一片,半瞇的眼框濕潤,白蘭低下身去含住他的嘴脣,上下排牙齒啃咬那塊微微發腫的脣瓣,骸顫抖的舌尖偶爾舔過白蘭的上嘴唇,吐出來的氣息灑在他臉上像要凝結成水滴。





家庭教師 同人 CP:白蘭X六道骸 澤田綱吉X六道骸 《臠》 2010年05月


真是抱歉吶、我好像把你弄得太濕了。那個人這樣說著,像是撒嬌一般的用下巴貼在他的肩上,手從他的腰慢慢的滑到他腿根的位置,輕輕的撫摸著:好像不小心把你的褲子給弄髒了呢。

因為他的手部位置不斷的往下滑,所以骸以為他是要幫他拉上褲子,沒想到他的手掌只下移到他大腿的中間,然後就停了下來,突然往上一收,把他整個人給抬了起來,呈現下肢懸空的姿勢。


「!!」整個身軀突然被抬高讓骸下了一跳,赤裸的下半身掛在半空中的位置,非常容易就被人給看到,大腿被分的開開的,卡在兩個人的中間,骸緊張的捉住前方人的外套,怕自己跌下去,腿間的私處完全浸淫在車廂的光線之下。
「……要、要做什麼?…不是已經…」話才說到一半,那個男人就把骸遭受到蹂躪的私密部位貼上另一個人的腰間。

「嘛嘛、我們可是有兩個人嘛。」他那樣是不關己的態度讓骸幾乎要尖叫了起來,臀股之間被另一雙手給撐開,那個青年還是用著那樣相當溫柔的表情看著他,手指卻伸進了他的身體裡面,然後彎曲起來,刮搔著敏感的內部。

「…放開我、放手…不要這樣……」在半空中擺蕩的纖細小腿開始麻木了起來,這樣的姿勢反而讓他連掙扎都很困難,對方似乎是很享受這樣的淫穢玩法,手指的動作緩慢而靈巧的活動著,把骸體內的精液一點一點的掏出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家庭教師 同人 CP:雲雀恭彌X六道骸 《夜歌》



  冷著臉的男人一開始似乎想要裝做不在意的樣子,但是看著還在悶悶的哼出笑聲的小傢伙露出越來越多的肌色,光滑的背部到後腰全都被坐在畫屏後方的另一個人看個精光,他就再也沉不住氣,手拽著骸細嫩的手腕往自己的方向一扯,就讓他整個人跌進他的懷裡,溫暖的身軀貼在身上的感覺讓他十分滿意,剩下的就是讓這麼聒噪的傢伙閉上嘴。

嘴唇突然被咬住讓骸有這麼一點點的錯愕,但是有更多部分是在意料之中,他像是有些高興的摟住了對方的脖子,溫順的讓那個一直都不怎麼溫柔的男人把自己的嘴唇咬破。


「……唔嗯。」

過了很久之後,他才稍微的鬆開緊抓住骸的手,讓骸可以親吻著他的耳朵,然後低聲的問著:…最近還好嗎?

「……嗯?一直都是這樣啊。」他這樣回答,手指頑皮的捲著對方的頭髮。



「你不在的日子,一直都很寂寞。」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家庭教師 同人 CP:白蘭X六道骸 《淪喪日》




『碰』


白蘭手死死的掐著骸細弱的頸子往後推,讓他的後腦杓貼在門上,完全無視他痛苦的神色,雖然如此,他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不起,我實在太輕忽你了,骸君。他邊這樣低語著,邊往他的方向更靠近一些,伸出舌頭舔著他臉上的血痕,然後咬掉他臉上快要脫落的紗布。你別生氣,從今天以後我會認真一點的……認真的讓你覺得害怕。


白蘭的膝蓋壓制在他的另一條腿上,空下來的手把他一邊的大腿推到他胸前,用自己的肩膀抵著,手在地上摸索著剛剛掉落在地上的烙鐵,雖然已經耽擱了一陣子,但是還是一樣高溫炙熱的鐵塊,揣在手裡,把末端的熱鐵往他腿上的皮膚燙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他的手指鉗住了他的下顎,預防骸劇烈疼痛之下咬到了舌頭,高溫的模子壓到了他柔軟的肌肉,沒一下子就滋滋的散出燒焦的味道,白皙的腿根接觸鐵片的部分呈現一種非常深色,近乎是黑色的深棕,稍微外頭的一圈是鮮豔的紅色,一直擴散道外圈沒有受傷皮膚,染上了一層粉紅,白蘭把手腕往後拉,把燒的跟皮膚都黏著在一起的硬生生扯開,把中間一整個焦黏在鐵塊上頭的肌膚扯了下來,露出底下粉紅色的肌肉紋理,透明的組織液一點一點的滲出來。

撕裂傷的疼痛、骨骼撞擊的疼痛、燒燙傷燒灼的疼痛,一下一下的刺激骸的腦膜,他勉強睜開眼睛,受傷的右眼瞼牽動了一下,稍微打開了一條細細的縫,傷眼看出去的視線不是一片漆黑,倒是一片模糊的暗紅色,完好的左眼因為淚腺分泌,也是看的不是很分明,只能看到白蘭顏色非常淺的虹膜貼過來,瞳孔縮的跟針尖一般大。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家庭教師 同人 《暫歇雨》



「不是在進來之前都得先搜過身嗎?巴吉爾。」叫喚著自己下屬的名字,看起來卻沒有生氣的模樣。

「……非常抱歉,這是我的疏失。」盡責的下屬也這樣子回應,但是聽起來也沒有什麼歉意。


房間內有武器的幾個男人交換了幾個眼色,緩慢的退後著,而澤田也就這樣目送他們退到門邊,靜靜的看著,迪諾當然也知道為什麼他不下任何指令,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很容易就明白原因。

史庫瓦羅跟魯斯里亞阻擋在門口的位置,第一個退到門口的男人回頭摸索著門把,卻摸到冰冷的利刃,他震驚之餘正要回頭的時候,還來不及發出任何聲音,腦袋就被長劍一把削下來,大量的血跟人體脂肪的氣味擴散在空氣之中,其他跟他一同叛逃的同伴發現自己人已經被解決掉了,嚇得他們猛對在場的其他人開槍,達達達達的聲音,子彈被敲進了大理石的地磚裡頭。

澤田面不改色的看著那些被嚇得像是倉鼠一樣的男人一個一個被瓦利亞暗殺部隊給收拾掉,血跡跟死體散落在厚重柔軟的地毯上,巴吉爾用室內電話請求外頭的人員進來做處理,迪諾看著澤田伸手拿起了咖啡杯輕輕的啜了一小口,然後放回桌上。



「真是十分的遺憾,雖然這些都曾經是九代首領的盟友,但看起來他們已經不再是我們的自己人了。」他這樣說著,咖啡杯的底盤敲響了桌面,所有人靜靜的不敢說話。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你不在的日子,一直都很寂寞。」

↑對我來說這又甜又肥皂(?)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與其說是黑歷史,不如說我的全盛期在一年前(?)
總之今後還是會努力的,甜文的部分我真的找了很久找不太到適合的,而且以前我好像都不太常寫場景別寫的說。
文章都是隨便挑的啦~選擇有點多 我也不知道要選哪些(?)
P.S.原來他是要我挑兩個段落相差半年,我看承相差兩年(?)但是懶的改了,大家將就將就(?




我好想點人唷(不是






カテゴリー:所謂妄想扭曲現實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阿亞 ⇒ No title

大人寫的好好....
初次來....
羞射搭訕///

  • |2011.01.14
  • |Fri
  • |16:1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No title



>>阿亞

你好!!

  • |2011.01.20
  • |Thu
  • |17:0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