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綱骸】夜歌 玖.




*居然是這個月更新的第二次!!!!媽啊!!!我11月在幹麻(扶額
*總之因為課業忙碌的關係(?)我現在整個還在修羅狀態 大家不要太想我(錯
*沒時間做預定調查啦!!總之這是線上連載的最後一篇囉~有意購本的同仁注意了!!
*這次不會做預定調查囉(?)直接開出40~45個名額 總之就是我本子只會印這麼多 到時候請各未來搶囉(?)可以網路先搶 不用擔心(???)通販在12/11前沒收到款項就算棄本 會有2周時間給大家匯款~
*有興趣的人這週末注意一下宣傳天空吧~


















◇◇◇







澤田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店內的生意不錯,這或許是讓獄寺臉上掛著淺淺笑容的原因,他這樣想著,天空還沒有完全被夜色給佔據,呈現一種灰藍色的色調,跟下雪時的天色不太一樣,有些陰暗。

雖然感覺得到有些冷,但是卻已經沒有雪片落下來,澤田拉攏披在身上的衣服,吐出來的空氣都在眼前便成了白色的水霧。



「那麼,我先牽馬到後面去。」獄寺這樣說著,拉著馬的疆繩,熟門熟路的繞著小路繞到在後院的馬舍。






院子裏的積雪還沒有消去,大片白色的冰晶掩蓋住原本庭院裏頭的景緻,家中的傭人見到他回來之後紛紛走上前來,替他拍掉了身上的碎冰。

「……家裡有發生什麼事情嗎?」像是例行公事的詢問著,澤田讓靠過來的年輕女人取走他身上被冰粒打濕的外服,室內的溫度比起外頭還要溫暖許多,手腳像是凝結的血液又開始流動了起來,他在和室裡頭待了一陣子,讓宅內管事的先生跟他交代一些零零瑣瑣的事情。

自從父親倒下去之後,家裏的小事就輪到了他的身上。






「……少爺、少爺。」

細細小小的呼喊不曉得是從哪裡傳過來,澤田迅速的掃視了房內一圈,總管先生前腳才剛剛離開,要是他還有什麼事情要說的話,直接折返回來就行了,何況這聲音聽起來也不像是一個男人的音調,澤田側耳傾聽了一會兒,才注意到聲音的來源是靠近走道那兒的門,他伸直了手臂,指尖勾開了那個狹小的門縫,露出一個女人揣測不安的臉孔。

「…怎麼了麼?」

寒風從那個細細的門孔滲了進來,看上去挺面善的女傭不曉得已經在外頭等了多久,連嘴唇都有些發紫,澤田有些納悶的問著,把門板又稍微拉開了些。


「進來吧,外面很冷的。」

「…不、不用了……」

對方十分緊張的捉著自己的袖口,想要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的模樣讓澤田非常在意,但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讓她開口,還在思考的當下,年輕的女人又說話了。



「那、那個…請少爺不要責備我、我並不曉得事情會變成這樣……」

「……什麼事情?…」

「今天…今天上午的時候有人來訪……他說他是少爺約的客人…我就讓他進來了……」她稍微停頓了一下,眼神有些慌張的掃過澤田臉上的表情,手指因為幹活的關係長滿了粗繭,在這樣的天氣裏裂了開來,露出裡頭紅紅的肉,她焦慮的抓著自己的頭髮,原本整齊的束在髻裡的頭髮散了下來。

「…結果我離開房間一陣子……他、他人就…就不見了……」

「那他現在人在哪裡?」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先生我求你了……別趕我出去……」


澤田揮開對方捉著他衣服下襬的手,有些焦躁的站了起來,女人哭哭啼啼的聲音加深了他煩躁的感覺,涼透的手按在自己的臉上,或許是因為這樣的突發狀況讓他出了一身冷汗,頭髮黏在濕濕冷冷的額頭上。



這種時候該怎麼辦?從來沒有人告訴過他,如果有個不知道是好是壞的陌生人在宅院理消失了他該怎麼做,澤田在腦中不斷的搜索著下一步,走到了房間的另一側,叫住了從外頭經過的男侍。


「……少爺。」
「多找幾個人過來,到處去巡一巡,有賊人進來了。」
他這樣說著,看著瘦小的男孩子快速的跑開,突然覺得喉嚨有一陣搔癢,彎著腰突然就咳了起來。


家裏放錢的地方有人顧著應該是沒有問題,明明有這麼多人來來往往,怎麼可能沒有注意到有生人混進來,急促的咳嗽讓他有些喘不過氣,澤田用手掩住手鼻,盡量不吸入冰冷的空氣。


…宅院裏……不會有人去的地方……?…




一想到這裡他的冷汗就從額角滑了下來,被勒令不能靠近的地方也只有後院而已,不會吧…澤田又折回了房裏,從另一側的外廊走了出去,完全沒有在意還在外頭啜泣的女人,用粗糙的手捉著他的腳踝,想要挽留他。

「先生、先生……求您了…不要趕我出去……」



光裸的腳底沒有套上任何鞋襪就這樣踏進了院子裡頭,細小的碎冰尖硬的像是尖銳的小刃,一點一點的戳進了他的腳底板,澤田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感覺,低溫已經讓他的感官有些麻木,一開始那種被凍傷的刺痛漸漸的擴散了開來,像是被稀釋了,只是隱隱約約的發麻。




平常往後院的小路被殘雪給覆蓋了遍,赤腳走在上頭簡直寸步難行,澤田遠遠的就看到房舍裡頭有一點點蠟燭的光痕,但他沒有辦法確定那是剛點燃的還是從昨晚就一直燃燒到現在的微弱亮點,他又勉強的往前走了幾步,手指才搭到了外邊的門廊。

剛才沒有注意,從前院走過來的路上,不曉得是在哪裡被刮破了腳,澤田歪著頭看了一下被他踩出幾個血跡子的走廊,現在才感覺到了疼,被寒氣滲入的腳踝痛的幾乎要站不起來,他用手指輕輕的在紙門上頭敲了幾下,發出了微弱的聲音。

……這時間骸應該已經醒了。
隔著薄薄的屏障,看不出裡面有任何的動靜,他等得有點不耐煩,扳開了密密實實闔上的門板。


房間裡頭的香氣似乎有點涼掉了,在角落邊的小薰爐子沒有人把它重新點燃,有點落寞的在那裡,紅漆在昏暗的光線之下變成了一種有點不安的深紅,繫著掛鈴的線似乎是斷了,金色的、小巧的鈴鐺散落在地上,一如往常的有些凌亂,屏風後頭的人型依然坐在那裡,不曉得是錯覺還是什麼的,頭歪上了一邊。

澤田小心翼翼的踏了進來,拖著受傷的那隻腳,不想弄髒房內的榻榻米。



跟早上離去時所看到的沒有任何的差異,在大房間的正中樣微微隆起的被褥,厚厚的動物皮毛被壓在最底下,從這麼遠的距離看過去沒有任何的變化,澤田咬著牙,勉強的在靠近了些,空氣裡頭又聞到了那種濃稠的幾乎要凝結的氣味。

「…骸……?」



他小聲的叫著那個應該待在房裏的人,一邊緩慢的靠近為了保暖而疊上了好幾層的褥墊,顫抖的手指把在最上方得那條軟被給掀了起來。


躺在那裡的人像是嬰兒一樣熟睡著,細細的睫毛輕微的顫動,就像受到了什麼驚嚇的小動物似的,骸歪著頭縮在褥子裏睡得正香,深色的長髮被他弄得有些凌亂,不安分的貼在了他的臉頰上頭,被單裡頭的溫度非常的溫暖,這讓骸一向很蒼白的皮膚滲出了淺淺的、病態的紅痕。


確認了最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這讓澤田稍稍鬆了一口氣,整個人一放鬆下來之後,第一個刺進腦裏的感覺就是疼痛,膝蓋以下的肌肉都感覺到一陣一陣的鈍痛,被凍傷的腳底感覺到了像是被火燒灼的痛楚,他發出了細細的抽氣聲,伸手按摩著自己已經麻木的小腿,卻把血液從傷口給壓了出來,一點點腥鹹的味道沾在了他的手上。


「……歡迎回來。」




在澤田完全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之下,脖子後方露出來的皮膚被溫暖的熱度給壓上,骸柔軟的上肢像是蛇一樣的繞過了他的後頸,手指有點不安分的鑽進了衣領裡頭,壓在有些突起的脊骨上方,黑色的長襦袢從骸的肩頭滑了下來,對方卻絲毫沒有發覺的模樣,淺淺的打了一個呵欠靠在他的肩膀上頭,蹭了蹭。

明顯比自己高上很多的體溫貼了上來,接觸在一起的肌膚熱得發燙,澤田注意到壓在他身上的重量慢慢的往側邊滑,伸出了一隻手扶住還在昏昏欲睡的骸,小心的不讓他倒下去。


骸挺直的鼻樑擦過澤田的喉結,細長的指尖從他的肩膀一路劃下去,直到接觸到他發紫的腳踝,冰冷的腳跟暖和的手接觸的同時還有些不能適應,強烈的溫度反差讓他小小的顫抖了一下。

「…受傷了啊?真是可憐。」
說話的語氣也聽不太出來他真正的情緒,骸的嘴唇若有似無的親在他的耳朵上頭,溫熱的吐息讓澤田覺得有些癢,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骸的手指就壓在了他的傷口上頭,暗紅色的血珠子冒出了幾個,滾落到了淺棕色的榻榻米上,馬上就滲了進去,在竹編的臥墊上面留下了一個痕跡,一瞬間的疼痛感讓澤田皺起了眉頭。


「……傷口挺大的,還是包紮一下會比較好吧。」骸自顧自的這樣說著,手指馬上就抽離了傷處,應該是被尖銳的石頭給磨破的,創口旁邊的皮肉有些外翻,看上去有些嚴重,方才壓上的指尖沾上了一點點鮮紅的髒漬,骸順手就把他擦在澤田的手背上頭,拖出了兩條長長的污痕。



澤田安靜的看著骸的動作,低下頭的時候,露出的後肩上頭,有一個青紫色的咬痕,雖然不是十分清楚,但是看得出有人的牙印在上面,他有些納悶的注視著那一小塊肌膚。


「那是什麼?」



對方注意到了澤田的視線,馬上用手指按住了後肩的位置,表情還是那種柔軟的模樣,骸若無其事的把滑落肩胛骨的衣服給拉上,恰巧掩蓋過那個曖昧不明的痕跡。

「…不曉得,應該是睡著的時候壓到了吧。」



他這樣回應,給了澤田一個細微的笑容,顏色向來十分蒼白的嘴唇不知道是沾上了什麼,看上去紅的刺目,他稍微一抬手,拇指在骸的嘴角旁擦了過去,抹去了一些黏膩的色澤,沾在指腹上頭。

被手指抹過的下唇依然十分紅潤,但是跟鮮豔過頭的上唇相較之下就有些差異,澤田還沒有反應過來手上染上的紅料是什麼,還掛著笑容的人就壓了上來,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就被咬住了嘴唇,像是小貓玩鬧似的惡作劇,還來不及完全闔上的下唇就被骸給叼住了,非常溫暖的觸感。


「!!」


這樣的動作維持不到半分鐘,骸就放開了他,看著澤田受到驚嚇的表情小聲的笑了起來,原先還殘留一點點紅色半凝狀的上唇現在什麼也沒有了,薄薄的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後出了一個相當嫵媚的表情。

「…這樣你就也沾上了。」


聽見骸這樣說,澤田有些緊張的撫過自己的嘴唇,明明什麼也沒有摸到,卻嗅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鐵銹味,骸低著頭看他的視線在微弱的燭火照明之下像是要燃燒起來似的,在那個鑲了兩個琉璃珠子的眼眶裡頭。
























TBC.

剩下的本子見~


カテゴリー: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toyi ⇒ No title

終於看到更新了~~
搶本搶本~

辛苦了哦~~~~

  • |2010.11.23
  • |Tue
  • |23:0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No title


(掩面哭哭
最近都沒有人來~

  • |2010.12.06
  • |Mon
  • |02:1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