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綱骸】夜歌 柒.




*這篇比較短啦~因為接下來的部分想要一口氣打完,可是加上去的話似乎又太長了~所以先截斷在這裡
*澤田澤田!!!!(興奮跳跳
*花花真的很不乖耶





















◇◇◇







「那麼,我先出發了。」


寒意入骨的清晨,澤田拉開了紙門,冰涼的空氣潑灑在他的臉上,一時之間讓他睜不開眼睛。

昨天晚上在骸那裡待到了深夜,從開始下雪的日子起一直都是這樣子,似乎只有在他的房間裡頭喉嚨不舒服的症狀才會稍稍的減緩,他想到這裡,不自覺的把手貼上了脖子的部分,隔著氈布製成的圍巾壓在自己的喉結上頭。

因為除了喉部的不適之外,情況似乎不怎麼嚴重,所以他也一直沒有去請大夫來看,大概是入冬的時候不小心著的涼。


「…等等。」獄寺牽著馬匹走了過來,在稀薄的雪地上留下了淺淺的蹄印,痕跡似乎沒過多久就會被蓋過的模樣,白色的雪塊在底層已經被踩踏的十分結實,變成了像是冰塊一樣硬,不透明的顏色附著在黃土上頭,霧濛濛的看不清地面的模樣。

獄寺讓底下的人又拿了一件外袍過來,密密實實的蓋在了澤田的肩膀上頭,又把他頸部的圍巾重新圍了一次,這次覆蓋到了他口鼻的部分,澤田從他的眼睛裏讀到了一點點擔憂的視線,可能是聽見了他徹夜都沒停過的咳嗽聲。

骸沒有讓他在那裡留過夜。


確認過澤田全身上下除了眼睛的部分還留在外面之外,其他的地方全部都被包裹在衣料之下後,獄寺緊皺的眉頭才稍微舒緩了一些,他讓澤田先上馬,然後才拉起疆繩,讓溫順的馬匹緩步走出庭院,聽見背後的傳來輕聲的:「路上小心。」




骸躺在柔軟的厚皮草上,並沒有覺得冷,只是覺得相當的困倦,身體沒有辦法動彈,手指擱在一旁輕輕的挪動著,距離他的指尖大約有幾寸的距離,就是那個繫著鈴鐺的紅線,但是現在就算晃到手痠也沒有用。

大概是因為那種薰香的關係。他這樣想著,側著頭把臉蹭在毛皮上。…不過這樣也無所謂,反正自己也沒有辦法出去。
白天本來就不是他的活動時間,加上這種藥的關係,還真的是寸步難行。骸把披在自己身上的薄毯稍微扯動了一下,蓋住了自己的肩膀。

那個男人從一開始給他這種東西就是要困住他的,骸反覆的回想,他是早就知道了。

…只是還不曉得要是一般人一直聞到這種味道有沒有什麼嚴重的後果就是了。他轉過頭看著在放在角落的紅漆的小薰爐,緩緩的飄著那種稠白的煙,一直擴散到空氣裡頭,昨晚在澤田離開房間之後才添燃料的,現在應該還不需要補,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如果要他起身去加,大概也是做不到吧?


這裡果然一點聲音都沒有,好想睡。

…好寂寞。







褐色的布料從他的面前被遞了出去,一整袋的銅錢鏗啷鏗啷的落進了抽屜,管帳的先生手沒有停下來過,不停的撥弄得算盤,手在帳本上紀錄著。

店裡的生意相當的好,或許是因為要添購冬衣的關係,較厚的布帛十分受到歡迎,澤田看著其他人在店裡快步的走來走去,捧著花紋繁複的緞布來回的走動著,今天的冬天似乎來得有點早。


從那天之後他就沒有再看過那個邀他一起到仲介所的男人了,澤田想著。

從其他常客的嘴裏多多少少可以知道一下他最近的消息,聽說從那日之後,那個男人就沒有再過問他店裡的事情,整天渾渾噩噩的也不曉得怎麼了,從仲介所那裡買回去的兩個小妾也沒有這麼寵愛,過了沒多久又轉手賣給了別人,籌措了一些錢,家業就這樣毫無預警的蕭條了起來,原本在宅院裡頭工作的人都被遣散了。

…感覺下場似乎不怎麼好。澤田暗暗的想著,腦中又出現了那天他有些瘋狂的模樣,覺得有些情緒複雜,被他抓過的手腕又隱隱作痛了起來。


『先生的轎子上坐的不是人。』

這句話不曉得為什麼又突然浮上來,澤田是沒有把這種事情一直擱在心頭上,但是多多少少還是有點介懷,待在仲介所裡頭那個長得像是狐狸一樣的畫師似乎也說過差不多的話,聽起來像是好意提醒的建議。

澤田不認為骸有什麼問題,但他還是刻意隱瞞了把他帶回來的這件事情,畢竟家裏的長輩也不會接受他用這麼高的價錢買了一個奴僕,尤其他還是要繼承家業的少當家。

他的手摸起來也是像人一樣的溫暖,除了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稍稍被他的眼睛給震懾住了──就算是現在,只要直接盯著他的右眼看,他還是有一種從骨子裡發冷的感覺,不過骸馬上就會把視線給避了開來,刻意的不跟他對上。


有些煩亂的思緒馬上又被其他的事情給吸引走,在旁邊招待客人的夥計攤開了一塊光是用看的就知道價格十分高昂的布料,黑色的底染得非常的均勻,只有用銀色、紫色跟墨綠色的線在局部繡上了鐵線花的花紋,來談價的男人正從帶來的木箱拿出了應付的金額,準備要接過已經被捆好的緞料,澤田卻走了過去,指尖壓住了光滑的布面。


「非常抱歉,這個,我們不打算賣。」












「啊…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澤田綱吉在嗎?」
「少爺他去了店裡面,您是…?」
「他跟我約了要碰面,我可以進去等嗎?」


年輕的女人微微的皺著眉頭,但是還是拉開了大門讓這個陌生人進來,那個中年男人穿了件已經發皺的長掛,若是清洗乾淨之後或許可以看得出原本精細的繡線,不過現在卻被髒污附著到看不出原先的模樣。

他的身上散出了一種難聞的酸味,混雜著濃烈的酒氣,年輕的侍女露出一臉不太想要接近他的模樣,只是把他帶到了側廳之後就迅速的離開了,留下他一個人還有一只大箱子。


…原來如此,果然不用太大費周章就可以進得來的,白天的時候都沒有什麼警覺性,那個男人說得話確實是真的。他這樣想著,腦中應該要浮現那個白色的男人的模樣,印象卻在一瞬間模糊了起來,像是被人抹去了一樣,怎麼樣都想不清他的長相。

但是沒有關係,這樣也無所謂,他只要趕快達到他的目的就好了。一身狼狽的中年人彎曲著背部站了起來,十分艱困的拖著那個看上去異常沉重的大箱子,小心翼翼的拉開了在宅院外側通道的拉門。


……那個人說,白天的香味會比晚上還要來的明顯,只要找到那個氣味的源頭就可以了。














TBC.

骸骸大危機(不是




カテゴリー: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眠華 ⇒ No title

骸骸危機了(跳跳)
期待下一篇(跳)

看到骸寂寞我好想衝過去陪他(掩面)
越來越好奇骸到底是什麼生物了啊wwwwww

我覺得我猜到是誰了w那個造成危機的傢伙!!

  • |2010.09.24
  • |Fri
  • |23:4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頹 ⇒ No title

骸白天沒辦法出去真的讓人很好奇他是什麼生物XDDDD
後面的中年男人到底是OAO?!!!!!

  • |2010.09.24
  • |Fri
  • |23:4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No title


>>棉花

骸骸寂寞!!可是他之前跟恭先生在一起的時候他也寂寞(掩面
都靠花花陪他糜爛度日(?)


>>頹

嘛、他只是喜歡白天睡覺而已(?)只是恭先生那時候為了不讓他逃跑給他聞的薰香讓他白天動彈不得囉
中年人受到花花慫恿來綁架骸骸(真是找死

  • |2010.09.25
  • |Sat
  • |00:1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宅 ⇒ No title

用薰香來牽制骸骸的行動感覺好唯美喔~~不像我家的恭先生都用手銬(誤) 為什麼恭先生在時骸骸也寂寞呢? 而綱吉你在那邊過夜也是什麼甜頭都沒有吧(冷笑)揍)

  • |2010.09.30
  • |Thu
  • |22:5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No title



>>宅

因為恭先生不常在家,骸骸想念主人(?)人家是小貓咪怕寂寞嘛~
澤田先生留下來過夜反而麻煩吧(?)骸會想盡辦法趕走他的~

  • |2010.09.30
  • |Thu
  • |23:4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