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綱骸】夜歌 陸.




*我要是再卡我就要窗了(住手
*開學啦!!!!!














◇◇◇






房間裡頭還是殘留著那種味道。

澤田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需要點燈的時候了,被紙張稍微繞上半圈邊的蠟燭在房間裡頭的角落,幽幽的搖晃著,隔著紙門還是能辨識出外面有些恍惚的藍色亮度,跟接近走道的燭光混雜成一種奇異的紫色調。


他稍微動了動手指。

末端的觸感被壓制住的感覺,澤田轉動了一下眼珠子,看了看四周的模樣。

……不知不覺睡著了。他想,有些苦惱的坐了起來,用手肘稍微把上半身撐起,小心翼翼的不移動到他被壓住的手腕。


房間裡頭的擺置因為搖曳的光線,感覺上森森的動了起來,架台上的娃娃圓潤是卻十分哀悽的表情不曉得在注視哪兒,黑色的長髮垂了下來遮住了上了白漆的頸部,加上陰影的錯覺,猛然一看,倒像是頭部被吊在半空中的模樣。

糾纏在榻榻米上頭的紅色絲線末端繫著好幾個小鈴鐺,澤田盯著那些組合起來像是大型怪異蜘蛛的影子,只覺得腦袋有些昏昏沉沉,他用手指按了按腦門的位置,沿著臉側的血管在指腹底下一跳一跳的,麻木的頓痛讓他隱隱約約想起來他過來之前似乎還有什麼事情還沒有告一段落。

…啊、還有叔叔們。腦袋有些脹痛的感覺讓他倒抽了一口涼氣,澤田緩慢的把自己的手從壓在他手背上的織品下抽出來,坐了起來。

「……唔?」


突然出現在背後的重量輕輕的貼了上來,溫暖的手指壓到了他的胸前,後方的人把頭顱靠在他的頸窩旁邊,輕輕的蹭著,有些困倦的語氣開口,帶了一點鼻音。「…要回去了麼?」

是用回去這兩個字啊。澤田這樣想著,也沒有阻止從後面慢慢環過來的手臂,鬆鬆的圈在他的腰側。

「如果你希望我留下來的話,我可以再待一會兒。」不知道已經重複過多少次的台詞,澤田不意外的發現骸的手臂迅速的收了回去,完全沒有一點留戀的樣子,溫暖的體溫迅速的退開,只留下一點點溫度還殘留在背上。

「……這樣的話,就不用了。」骸淡淡的說著,帶了點刻意的口吻,慢慢的縮回了毯子上頭,一副已經累了的模樣,躺在柔軟的皮毛墊榻上頭,臉頰輕輕的蹭著。「…快點回去吧。」
他這樣說完之後,就沒有再開口。





骸剛進來這個家的時候是沒有幾個人知道的。

底下的人都在竊竊討論著住進後院的人究竟是誰,獄寺隼人很盡責的把所有消息通通壓了下來,但是還是掩蓋不住人的好奇心。




第一次出事的時候,是在一個晚上。


經過通往後院的那的小通道的時候,侍女聽見了微小的呻吟聲,在陰暗的石版路盡頭傳過來。

大宅院的夜裡又冷又濕,手上捧著的蠟燭沒有走幾步遠就被風給颳熄了,細細的白煙像是人微小的吐氣一樣,從燭心飄散開來,瞬間黑掉的視線範圍讓她有點不安,喪失的視力讓聽覺更加的敏銳,就在前方不遠處。

……少爺帶回來的人,住的地方。她這樣想著,躡手躡腳的靠了過去,被草叢給遮住的轉角,就是從那裡,發出了那種清晰的痛苦悶聲,壓抑的從濃密的草堆裡頭傳過來,她聽著那種聲音,疙瘩不斷的從手臂上冒了起來,被冷風凍的毫無知覺的手指慢慢的接近樹叢。

碰觸到堅硬的枝枒,小心翼翼的把嬌小的灌木叢枉旁邊撥開,被樹葉掩蓋的潮濕泥土地上面,蜷曲著一個皮膚有些發紫的男人,用雙手用力的捂住臉,不斷的低鳴著。






「…到底是怎麼回事?」


獄寺隼人沉著一張臉,下人的住宿所裡頭十分的擁擠而且陰暗,所有人都讓出了一個位置,中間躺著一個看上去十分痛苦的人,彎曲的身體掩蓋在單薄的棉被底下,用手矇著眼睛,似乎對光線非常的敏感,不知道已經躺在戶外多久了,手指的末端都已經變成紫黑色,完全壞死的模樣。


「是誰發現他的?」獄寺看了看他的狀況,又問出了下一個問題,唯一一名坐在男僕群裡頭的女人往前站了一步。

「……是我。」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我不曉得、我是在往後院的路上發現他的。」年輕的女人從來沒有見過管事的男人露出這樣的表情,像是受到了驚嚇一樣縮瑟著肩膀。



灰髮的年輕人皺著眉頭,左手壓在太陽穴上頭,有些困擾的思考著,這麼晚的時間卻出了這樣的問題,沒有辦法上報回去,獄寺想了一陣子,緩緩的站了起來。

「…在大夫趕過來之前,你們全部都先別動。」




澤田躺在床榻上頭,黑漆漆的天花板上頭看不清楚木頭的紋路,總覺得胸口有種悶悶的脹痛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喉頭搔癢的緊,於是他忍不住的咳了起來,在空蕩蕩的房裡頭聽起來格外的明顯,像是撕裂布帛的聲音,要是忍下了還好,一咳了之後就怎麼樣都停不下來,因為急促的吸氣,乾淨到發冷的空氣刺在他的氣管上頭,感覺到些微的疼痛。


…房外不知道有沒有人。澤田這樣想著,抬起手腕掩住了自己的嘴唇,冬日的冷空氣涼的跟溪水一樣,從房間裡頭的各個縫隙涓涓的流了進來,淹過了他的腳背,年少的家主拉開了在走道這一側的門。

悠長的迴廊上頭沒有半個人影,靜得叫人害怕,灰藍色的夜景從他的腳下延伸出去,澤田小心的闔上了背後的門,輕手輕腳的朝那裡前進,刺痛的喉嚨還是不自覺得發出了破碎的吐氣聲。

接近骸的房間還有一小段路,院子裡頭的草扎的他的腳有些癢,透光的紙門顯示出房內的人還沒有睡,隱隱約約還可以聽見一點點窸窣的瑣碎聲響,澤田往有光線的地方靠近的時候,一個不注意,覺得腳踝被絆了一下,低下了頭卻什麼也沒看到,這樣一個注意移轉,讓他原本一直強忍著的咳嗽從喉部透了出來,驚動了在門另一側的人。


被燭光照成黃白紙門貼上了一個人影,看上去是跪坐在另一邊,用兩手扳著木頭的邊緣,把門扯出了一個小縫隙,鮮豔的跟扶桑一樣的眼珠子從那裡露了出來,盯著他,只露出一小片的嘴唇因為微笑的關係而抿了起來。

「……先生又咳嗽了嗎?」他這樣問著,細長柔軟的手臂從紙糊門的夾縫伸了出來,像是蛇一樣的勾到了他的肩膀上頭。






獄寺快步但是安靜的走過了宅內的走道,經過澤田的房間的時候稍微緩了緩腳步,怕吵醒了主人,昏暗的和室在夜裡說不出的陰森,冷風不斷的從不知道是哪裡的縫隙穿了過來。

主上帶回來的那個詭異的人就住在後院深處的就倉庫裡頭,他這樣想著,從外觀看上去就十分寬敞的老舊和室被庭院裡頭樹的枯枝給遮掩住邊角的部分,只有一條的蜿蜒小路,那個僕役應該就是在這裡被發現的,獄寺蹲了下來,濕潤的泥土卻沒有留下什麼痕跡,倒是有一串相當清楚的腳印子留在了石板通道的間隙上,延伸到了茂盛的草叢之後。

……果然是在這裡。他咬緊下嘴唇,蹲了下來,嘗試著從這裡找到之前那個人究竟是在這裡窺探著什麼,距離這裡只有幾公尺遠的房子還閃著亮光。


矮下身體的高度剛好被前方樹叢給遮掩住了,獄寺隼人瞇起了眼睛,從樹葉之間看了過去,正對著面著這裡的紙門,房內還沒有熄滅的燭光把裏側的影子清楚的照在門上頭,他又蹲的更低了些,新換上的紙面上頭有著精細的圖案,隔著絹紙看上去卻有些不真切,緊貼在木頭框架的門面上,在中間的地方有一條狹窄的門縫,只容一個人的手臂通過。
他從那個狹小的門孔看到一點點裡面的模樣,穿著紅色衣服的人像是在哄人入睡的模樣,輕柔的撫摸著躺在膝蓋上的頭顱,溫柔似水的表情在一閃一滅的光線底下,如此的朦朧、如此的婉約…


兩隻眼不同顏色的人突然抬起頭來,跟他的視線對上,那種鮮豔異常的眼睛在他的虹膜上產生了一種炙熱的灼痛感。





…也如此的殘忍。

















TBC.







カテゴリー: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眠華 ⇒ No title

OAO小良後續(敲碗
可惡我還是猜不出來骸是什麼生物(揉臉

其實這邊有點疑惑的說OAO//
>>>
「如果你希望我留下來的話,我可以再待一會兒。」不知道已經重複過多少次的台詞,澤田不意外的發現骸的手臂迅速的收了回去,完全沒有一點留戀的樣子,溫暖的體溫迅速的退開,只留下一點點溫度還殘留在背上。

「……這樣的話,就不用了。」骸淡淡的說著,帶了點刻意的口吻,慢慢的縮回了毯子上頭,一副已經累了的模樣,躺在柔軟的皮毛墊榻上頭,臉頰輕輕的蹭著。「…快點回去吧。」
他這樣說完之後,就沒有再開口。<<<<<<<<<<<

這段OAO/ 有點疑惑為什麼....

  • |2010.09.14
  • |Tue
  • |00:4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No title


>>棉花

疑惑為什麼???(歪頭
是文法不通嘛??還是哪裡看不懂??(搔頭

  • |2010.09.14
  • |Tue
  • |20:3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眠華 ⇒ No title

是行為上的疑惑啦OAO/

  • |2010.09.14
  • |Tue
  • |21:1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No title


>>棉花

他只是想要釣澤田啦(?)
只是想要玩弄人家

  • |2010.09.14
  • |Tue
  • |22:2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孽弋 ⇒ No title

嗯嗯,大大回复我了,好高兴哦~~~~~~~嘻嘻O(∩_∩)O~
确实,链接好像不太好用啊,一按submit就变成服务器无法显示了……
所以我的发言才贴错了地方,因为贴了好几遍才贴上……然后另外那篇才吐了两遍,伤心T—T……

  • |2010.09.21
  • |Tue
  • |20:2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良♥ ⇒ No title


>>孽弋

姆姆(拍拍
別介意啦~

  • |2010.09.23
  • |Thu
  • |21:5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