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綱骸】夜歌 肆.




*這章是接在第一章第一段後面的內容,只要沒忘記應該都知道
*最近都沒有人來~我好寂寞唷


















◇◇◇




「…先生,您還不過去嗎?」


還在思考的思緒被從背後傳來的第二次的詢問聲給打斷,澤田才像是大夢初醒似的抬起了頭,明亮的和室裡頭好幾雙眼睛盯著他看,等待著他的反應。

「如果綱吉還有其他的事情的話,我們可以改日再來叨擾。」坐在對面的男人們這樣說著,一邊對他露出了和藹可親的笑容,父親的友人似乎不怎麼介意身為晚輩的他在自己面前作出發愣這種沒有禮貌的行為,這反讓澤田覺得更加的難為情。

「不、不是的,叔叔,我沒有其他事情…只是、只是…」雖然馬上急急忙忙的否認了,但是下一秒又想到了還在後院等待的人,澤田猶豫了一下,才不太好意思的開口。「…請兩位叔叔稍待幾分鐘,好嗎?」


兩位年長的前輩相視了對方一眼,然後露出了像是了解什麼的表情,對澤田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見那個從小看顧到大的孩子有些匆忙的離開了和室,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那麼久不見,果然是長大了啊。」
「應該是別的地方有其他人在等著吧。」坐在右側的老先生這樣說著,一副若有所指的模樣,兩個人的視線對上了之後,又忍不住呵呵的笑出聲音來。

「……這麼說,今天笹川家的小姐也來了麼?」
「我們是不是該趁早離開才好啊?」











澤田在走道上頭走著,腳步有些匆忙。


現在已經聽不見剛才那種催促似的鈴聲了,只能偶爾聽見在庭院裡那種碎冰摩擦碎裂的微弱聲音,明亮的景色像是被凍結了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他在拐過長廊的彎處的時候才稍微瞥見了從樹梢掉落下來的一條枯枝,像是被霜雪壓到無法支撐而斷落的模樣,啪嚓一聲的落進了池子裡頭,打裂了池水上頭薄薄一層的浮冰,半截沒進了水中。

在長青植物的層層包圍之下,勉強還可以見到的屋瓦邊緣,原本是用來當作倉庫使用的舊房子現在已經被整理的可以住人了,不過從鋪石面的通道上頭生了一些雜草看來,這裡還是一樣沒有什麼人會接近,澤田這樣想著,走進了午後的光線照不到的陰暗走道,溫度突然驟降了下來。

清冷的像是山泉一樣的空氣還是嗅得出那種黏膩的甜味,像是無法完全從仲介所那裡脫離一樣,只是淡了一點,幽暗的木製建築因為新住人的關係,原本不透光的拉門卻都被換上了嶄新的門面,在木頭框架的聚合之下,薄如蟬翼白紙密密的糊在上頭,像是半透明那樣,什麼東西都透的穿。

澤田把手壓在其中一扇門的邊緣,沒有什麼用力就讓門往旁邊滑開,跟溝槽分毫不差的門輕易的就向施力的那側移動,露出了一條細細的縫。





從門的那一端竄過來的焚香氣味,因為掩著門所以不太流動的空氣相當的溫暖,澤田一下子就找到了提高溫度的來源,點燃了像是有一陣子的暖爐裡頭的木炭已經快要燒完了,留下一點點黑色的塊狀粉屑,跟在閣樓裏看到的模樣沒有什麼改變,一樣是在某一個角落堆放了一些給小孩子玩的玩具,金色的小球從矮櫃上頭滾了下來,撞上了被隨意丟棄在榻榻米上頭的鈴鐺,發出了鈴鈴的聲音。

「…骸?」


坐在房子中間的人整個幾乎要被厚厚的皮草墊子給覆蓋了,聽見了澤田叫他的名字稍微的嚶嚀了一聲,但是沒有要坐起來的樣子,微微的翻了個身,圍在身上的內襯從他的頸子上頭滑了下來,露出了他的脊骨,然後鬆散的頭髮馬上覆蓋住他的皮膚,看上去相當香甜的睡臉枕在厚厚的絨墊上頭,蒼白的臉頰沾上了難得的紅潤色調。


骸似乎還在休息。

澤田這樣想著,靜悄悄的靠了過去,果不期然的看到了被他揣在手上,用來叫人的小小鈴鐺,紅色的帶子應該是被他自己牢牢的纏上了自己的指尖,他小心翼翼的靠了過去,想要把他手上的小鈴給拆下來,卻一直弄不成,精緻的小玩意兒貼在他的手腕上頭,發出了幾聲小小的聲音。




「…你在幹麻?」

一直以為還在熟睡的人坐了起來,一手揉著自己的眼睛,握著繩帶的手一放鬆,剛剛澤田想要嘗試解下來的小鈴鐺就這樣掉了下來,落在了他的腳邊,反射出金色的光點。

「不是你要我過來的嗎?」輕聲的問著,看著那個剛剛睡醒,還有一些意識不清的人打著呵欠,像是想要撒嬌一樣的蹭過來,跟他差不多,甚至比他還要高一些的身軀輕易的就把他推倒在榻榻米上頭。

細長柔軟的頭髮從上頭垂了下來,差一點點就能搔到他的鼻尖,仰躺的角度更能看清楚骸兩隻不同的眼睛顏色,紅的像是血塊一樣,一輩子都不會癒合的傷疤,他這樣想著,注意到骸觸摸到他臉頰的手指,雖然看上去跟冰塊一樣的寒冷,但是卻相當的溫暖,跟這樣的溫度大相逕庭的是他的衣著,只有一層單衣裹在身上,卻沒有見過他喊著冷。


「因為你一直都沒有叫我,那麼我只好叫你過來了。」他這樣說著這種僕役不應該說的句子,笑得連眼睛到要瞇上的弧度,像是孩子一樣的可愛。




澤田知道他其實是想要出去的。

從他把骸從仲介所那裡買回來的時候他就沒有什麼機會在大宅苑裡頭走動,不只是因為他太過顯眼了,沒有辦法讓他走出去之外,他的眼睛也是一個問題。


澤田想起來他剛剛搬進了這裡的時候,特意的交代他不能走出後院的範圍,那時骸露出了一種錯愕的表情,然後說了一句話,接著不可遏制的笑了出來。

…結果這裡也是一樣嘛。





他原本以為骸會生氣的。

細瘦的手背擦過了他的臉頰,澤田看著骸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態,在黑暗處也會閃閃發光的眸子一點也不像正常人,骸把手指壓在他的喉嚨上面,跟剛才他說話的語氣相似,也是小小聲的問著。

「最近晚上還有在咳嗽嗎?」

澤田搖了搖頭,然後讓骸把自己移到了他的床位上躺著,低矮的軟榻上頭全部都是那種薰香的味道,又暖又甜的。




他從仲介所回來的那一天是下著小雪。

















TBC.


然後又跳回了第三章的後面


カテゴリー: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槐安 ⇒ No title

其實看到現在。很有骸是那種適合被嬌養在深院中的感覺...........

  • |2010.07.31
  • |Sat
  • |23:0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宅 ⇒ No title

果然是"老爺不要"!!(←現在才敢確定的人)
可是比起僕役兩字 眷寵好像更適合骸在澤田心中的地位
可惡恭先生你就這樣讓非賣品等級的骸骸被人買走了啊!!

  • |2010.07.31
  • |Sat
  • |23:2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槐安

與其說是嬌養在深院,不如說他是被軟禁起來了唷ww
如果不關起來的就會跑掉了啊~


>>宅

他真的是www
澤田才捨不得讓他坐僕役的工作呢XDD不過對外也只能說是僕役囉~總不能跟人家說他買了一個小可愛回家了吧XDDD
說到底我又把京子給拖下水了~(掩面(有點愧疚
不會啦~人家心裡還是最喜歡恭先生的(blush)

  • |2010.07.31
  • |Sat
  • |23:5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圈圈 ⇒ No title

等恭先生回來怎麼辦(非常期待
骸骸在這活的挺自在的
好像一隻被圈養的貓
不能出去走走好可年ˇ

  • |2010.08.02
  • |Mon
  • |11:3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圈

雖然不能出去走走,但是澤田也很寵他啦~要什麼就給什麼~還讓他隨意撲倒(?)已經很不錯啦~
恭先生也是把人關在閣樓裏(羞

  • |2010.08.02
  • |Mon
  • |11:5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紫青 ⇒ No title

骸這樣超誘人(血流不止

希望恭先生趕快出來\ (U////U) /

  • |2010.08.03
  • |Tue
  • |12:2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圈圈 ⇒ No title

澤田知道他其實是想要出去的。


莫名的喜歡這句話阿ˇ

  • |2010.08.03
  • |Tue
  • |23:2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紫青

恭先生去工作了(?)很久之後才會回來(被打


>>圈

澤田也知道他想要出去,但是不行。
基於這樣他只好在其他的地方補償他,就像恭先生也在閣樓裡面放了很多小貓咪會喜歡的東西(這其實是他的惡趣味吧),澤田也放了很多小東西給他打發時間,雖然他都在睡覺(?)

  • |2010.08.03
  • |Tue
  • |23:4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