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綱骸】夜歌 壹.



*八月新刊宣傳中 & 既刊謊言之花再版頁 有興趣的請點閱唷ww
*時代劇 / 與事實無關














午後的日光都還沒有褪色的庭園,只有池子裡的魚仍在活動,坐在和室裡的人悄聲的交談著,從頭到尾或許只有翻動紙張的聲音。

從遠處的、庭園的最最裡邊,傳來了一陣又一陣,規律的,鈴聲。像是掛在屋簷的風鈴,過了一會兒後就完全的靜止下來,回覆一開始的平靜。
但是那時候的清脆零散的聲響,卻像是扔進水塘裡的小石子,激起了陣陣的波紋,池邊的石頭上頭還附著著沒有因為寒冷而結出來的霜雪。

離這裡不遠的外廊傳來有點匆忙的腳步聲,佇立在門的另一側,似乎是停頓了一下,才把門板拉出一條小小的縫隙,露出了一條足以窺視的小孔。



「…澤田先生,後院的鈴響了。」

「……我聽見了,等等就會過去。」








    夜歌











一開始是怎麼樣的,或許沒有人可以說的清楚了,因為實在是太難以用言語來形容他們所看到的東西。


剛開始接觸家業是近兩個月前的事情了,家嚴是從事販賣布匹的工作,大約是一年前的時候生了場大病,雖然沒多久就痊癒了,但是卻開始強迫他了解商務上的細節。

除了店裡頭的細瑣事項之外,有時候也會遇上非得要交際應酬的時候,有生意上來往為數眾多的同行大多喜歡那些嘩眾取寵的場所,想要躲也躲不掉,也勉勉強強的有了幾次那樣子的經驗,被那些風月場合理的女人抱住的時候,總有種濃膩到像是浸泡在劣等香料裡的錯覺,他想。



不過那一次特別的不同,全然的不一樣。


京裡有間專門仲介奴僕的舖子,說好聽一點是這樣,事實上就是以低廉價格販賣人口的黑市,什麼樣的商貨都有,青年、孩童、工匠或是腳伕,什麼樣的奴役都有人販賣收購,只要是有些技巧跟門路的話,娼館很容易的就可以在哪裡買到還沒有破處的少女,從那裡卻傳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傳聞。


有一個沒有人肯交易的奴傭。
…應該說是,舖裡的人沒有人敢作他的買賣生意。


這樣的消息是從店裡的老主顧口裡得知的,滿臉下垂的贅肉在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愉快的顫抖著,有些年紀的富人興致勃勃的說了這件事,半是慫恿半是炫燿的口吻,把澤田從自己家的布莊裡給拖了出來,走進了那間違背了人倫常態的商場。


陳舊的木製建築從樑柱的縫隙間透出一種沉香的氣味,還沒有進入午後的店舖一片昏暗,連空氣都是跟外頭相差甚大的溫暖,在矮櫃上燃燒的混合香料讓人有些昏昏欲睡,街道上的積雪反射出來的陽光艱困的從用細竹邊成的窗框間透出來,狹窄的內部被簾幕跟紙糊門隔出一間一間的小廂,隱隱約約的聽見有人在交談的聲音,混雜著低低的啜泣聲交錯,走道上有幾個像是店伙的人在走動,靠近櫃檯的後頭有一個異常陡峭的木梯,看上去是可以上樓,濃郁的香氣就是從上面滲下來的。



「…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我們想來看看那個。」同行的人在澤田作出反應之前迅速的打發掉了這樣的問題,對方斜睨了他們一眼,似乎是認出了他前不久才從這裡買走了兩個年輕的女孩子回去作妾,淡淡的回了一句。

「如果是老爺要看的話,恐怕沒有辦法。」那個男人這樣說著,澤田感覺到他的眼神銳利的在自己的身上打轉。

「哦不是這樣的。」他停頓了一下,語氣有些尷尬的慌亂,搭在澤田肩上的手一用力,把他往前推進了一步。「…是這位少爺。」


喂、喂,這種時候才把他推出來嗎?澤田有些惱怒的想著,卻默默的不敢作聲,把頭髮全都往後梳的店伙順間就把視線停留在他的身上,用眼神詢問著,澤田只好微微的點了點頭。


那個男人狐疑的看了他們一陣子,像他們鞠了個躬,緩慢的從櫃檯後方的小木梯往樓上爬,那個狹小的通道讓身材算是高大的男人通行得有些困難,陡峭的斜度使他非得用手撐著比較上層的階才能站得穩,直到那人消失在樓上的接口,難堪的沉默突然籠罩住他們。


另一個人乾咳了幾聲,僵硬的把視線轉移到放在矮櫃上頭的雕刻,從他們的背後走過了幾個像是被從妓女戶轉手賣出過幾次的娼婦,臉上的鉛粉也遮掩不住她們有些哀倦的神情,澤田把手伸進自己的袖口裡,溫暖的店內讓他四肢的血液又開始流動起來。






樓上傳來的鈴聲。


噹啷噹啷噹啷噹啷,像是小貓拖著太大的鈴鐺在屋樑上頭走路似的,一聲一聲的響著。

才上去一點時間的男人又再次出現在梯口往下看,對他們使了使眼色,讓他們上去的意思。



陡峭的小梯子窄的連整個腳板都無法踏上去,左右都沒有可以攙扶的東西,就像是強迫每個使用這條通道的人都得要爬上去似的,澤田走在前面,用手扶著在自己面前的梯面,一步一步艱困的爬了上去,薄薄一層的木板只要一有重量就會發出嘎嘎的聲音,越往上方那種焚香的味道就越發強烈,從木頭的孔隙一點一點的透出來,不是很難聞的香味,只是讓人覺得有些昏昏沉沉的恍惚。


樓梯連接的閣樓也有著狹窄的走道,一次只能讓一個人通過,通道的盡頭有一扇拉門,輕柔且薄細的絹紙,白色的紙面上頭畫出了精緻的圖樣,只要在對面點燃燈火,就能把影子從上頭透過來這邊。


「…前面就是了。」帶路的那個男人低聲的說著,沒有停下腳步,他們往那扇們前進的同時,不時的聽見從那裡傳出了金屬的鈴聲。



…這裡簡直是想要把人困住一樣。

不通風的閣樓充斥著那種在底下也能聞的到的氣味,只是這裏更加的濃厚,簡直像是液態的香氣幾乎要把人溺斃。

拉開了紙門的同時,那種薰香的源頭將淺色的煙霧給送了出來,房間裡頭沒有點燃任何的照明,只有靠著比樓下還要更緊密的窗櫺空隙照出來的光,晦暗昏陳的房裡擺滿了小東西,尤其是鈴鐺,純粹的金色、小巧的精緻的鈴鐺被串成一串串掛了起來,曳著長長的紅線拖到了榻榻米上頭,在地上纏繞成複雜的圖形,鏡子被擱置在矮桌上頭,人偶、小孩子玩的球嵌著銅片跟流蘇孤單的落在那裡,零零瑣瑣的小東西拼湊成了寬敞的房間,從低矮的軟榻上垂下來,覆蓋著地面大片空位的動物毛皮上趴著一個人型,緩慢的移動著。


敞開的暗紅色和服鬆垮垮的披在被背脊上,只有露出後頸跟一點點的肩頭,他的腳指尖頑皮的從衣襬下方露了出來,勾住了繫在鈴鐺上頭的紅線,發出了清脆的鈴聲,跟剛剛在外頭聽到的一樣。

那個人從那樣慵懶的臥姿緩慢的把自己撐起來,漆黑的髮絲像瀑布似的滑了下來,落在他蒼白的像是要發光一樣的肩頭上,澤田才勉勉強強的分辨出那不是黑,而是近乎墨色的青。


他攏一攏過度曝露的上衣,仰著頸子,擺出了一個帶著傲慢意味的姿勢,眉尾卻可愛的彎了起來,




「……是誰要找我?」

澤田注意到他就連眼睛都是那樣不常見的顏色,就像是那種來自暹羅的貓種,左右眼不同的眸色。














TBC.


*以前都是打以綱骸為前提的雲骸,這次換成雲骸前提的綱骸囉!!我要虐死27(???



カテゴリー: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宅 ⇒ No title

啊啊好有味道的日式古風(蹭)
對於人口販賣的什麼最沒有抵抗力了(何)
阿良GJ!虐死27吧XD 架空文大好!!

  • |2010.05.22
  • |Sat
  • |13:4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秋鈴 ⇒ No title

雲骸前提的綱骸嘛,感覺上就是27完全沒有機會的樣子(?)
哎虐27我會心痛的~~~

  • |2010.05.24
  • |Mon
  • |00:3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宅

我也很喜歡搞人口販賣這套(?)很老梗可是很好用(???
其實我跟日本不熟(搔頭)所以寫得戰戰兢兢的XDD
27都過得太安逸了(?)應該懲罰他一下(?)

>>秋鈴

之前都是18沒有機會啊XDDD放心我不會欺負他欺負得太兇的XDDD

  • |2010.05.24
  • |Mon
  • |19:4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寧靜 ⇒ No title

喔耶!!我出現了!!
我真的是每次都留好長一串喔(掩面)

電車系列
討厭白蘭你好壞
一邊笑一邊說我們來玩肛交吧說這怎話還用像是在討論天氣的口吻 討厭 白蘭你真的好壞(羞)
我發現你和27真的都是話很多的攻耶
重點還都是挺下流的話(羞) 可惡我對多話的攻沒輒(重點大錯)
原來第三個人是27 我還以為會是18哩 18大概不會和別人共用(?)吧
我的東西會就是我的東西----18名言
話說白先生你是隨時隨地帶著潤滑濟嗎? 口袋一摸馬上出來 果然是電車慣犯
有備而來就對了 期待下章換27親自上(?)
糟糕第一次就3P我看骸你也不用去上學了 直接上賓館再戰下一回吧(重點又錯)

蜃蝕感
不知道為什麼 看到"年輕溫柔的偽善者首領"這句怎個噴出來 忽然發現
像是假好人阿 偽君子阿這些諸如此類的形容詞根本是十年綱的代名詞
1027做人到底是有多失敗阿(大笑)
貝爾和弗蘭根本是小孩子嘛!!!!先吵架在打架之後母親(?)出來訓人這樣
然後這糗態又剛好被暗戀的鄰家大姐姐(??)看到 可憐的弗蘭小朋友(泣)

短篇 夜歌
喔喔這篇味道好棒 架空古裝大好!!!
這裡的27好像比較弱一點 看到69的鈴鐺瞬間想到妖貓 感覺挺適合他的
不要啦 虐27我會心疼到死(大哭) 不是壞掉(?)崩壞(??)的27是搶不贏18的!!!

短篇 仙女棒
這裡的綱吉好可憐(抹淚) 完完全全的單戀 對方也完全不給機會說
話多的男人會被討厭這裡完全應驗了= =
最後一句好棒 好友感覺 良你感情描寫的真的很好耶


據說是趕流行?
炎真君大好(心*100)
感覺上即使十年後炎真君和現在沒什麼差 我行我素逆來順受
相較於同樣廢材的27成長驚為天人(?) 炎真君可乖多了(摸頭)
27是結婚了還把骸叫進房裡過夜的男人----這是黑27的經典作為
愛死這句話了

最近默默喜歡27x炎真 偷偷爬牆(最高還是2769喔) 不知良你是?



  • |2010.05.25
  • |Tue
  • |00:0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寧靜

好久不見!!*(大擁抱
沒關係其實我看到很長的留言會很高興XDDDD

電車
白蘭廢話真的很多(?)每次雖然都很想早點打完他,可是他廢話就是一大堆(???
其實白蘭跟恭先生都是言語工口黨的(?)糟糕話說起來都不違合啊(????
他的確是慣犯沒錯(????)不行啦小骸是好孩子要乖乖上學去才行~

蜃侵蝕
對於弗蘭而言搶他師傅的都是壞人(?)其實人家27也沒有做什麼啊(???)祇是抓著骸到處亂逛而已(?
貝爾跟弗蘭都是小孩子+1

夜歌
唔哦被發現了(搔頭)其實我就是想寫像是怪譚奇譚著那種內容~
這裡的27比較軟弱喔XDDD有點會被欺負的個性~
嘛、因為18搶不過27太多次了(?)有時候也要逆轉裁判一下(???)應該不會太虐吧!!其實虐文我也不太會寫的說~

仙女棒
27是單戀唷XDDD
不過其實在這個時候他也搞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69啦XDDD
最後一句是我在玩仙女棒的時候有感而發(?)老實說我對煙火類的東西還是...(扶額

趕流行
基本上27跟69中間可以插入任何角色我都可以接受(?)除了REBORN之外(因為R蹦比27攻(??
炎真還是保有那種厭世的感覺才會可愛啊ˇ(萌點所在
不過我還是默默的希望炎真會有崩壞的一面(????)畢竟家教缺乏這種個性的人物(??
我想看炎真跟69撒嬌

  • |2010.05.25
  • |Tue
  • |18:5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