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綱骸】仙女棒




*盛夏繁花的橋段/同系列的雲骸→煙花
*綱骸的反而打的沒有這麼歡快,有點陰鬱的感覺
*關於再版剩兩個名額確定,需要的請留言







其實,那不過也就是這樣的東西,罷了。澤田這樣想著。

白色的、刺目的光點從燃燒的正熱的鐵棒上頭彈進無邊無盡的黑暗裡,拖曳著長長的、讓人錯覺是淺黃色的尾巴,一瞬間的點亮又熄滅。

澤田閉上了眼睛,純白的光在他的眼瞼底下燒灼出色彩斑斕的痕跡,在他視線不可及的範圍內不斷跳動。
總覺得有些傷感。他無法停止的這麼想。













  仙女棒






知道骸喜歡煙火已經是夏天的事情了。

光是用看的就讓人感到很高興。根據當事人的說法。


澤田完全無法理解。第一次看到施放煙火的過程,強烈的火光和炸裂的聲響,煙霧跟著化學物質一同燃燒時發出來的臭味混雜在一起,還有一靠近就能感覺到的熱度,他真的不太喜歡:因為那會使人受傷。這樣的想法在他的腦海裡根深蒂固無法剷除。

於是在鄰近的廟會祭典在路燈才剛亮的時候製造出嘈雜的噪音污染時,很久很久沒有出現在他面前的房客叩叩叩輕快的敲響他的房門。



外頭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吵?
呃嗯…因為那邊最近晚上都有活動……
……什麼活動?
…類似廟會那樣啦,社區裡的老人也會做一些表演、學校裡的社團也是…嗯…還有就是煙火……


澤田第一次看到眼前這個人露出那樣閃閃發亮的眼神,像是還沒有燃燒完畢的火花灰燼掉進他的瞳膜裡似的,他看著那樣的表情,有一種沒辦法用語言說清楚的感覺。

…他不想讓骸失望,不想要看到那樣又小又微弱的火苗變回與昨日相同的冰冷玻璃珠。






當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跟他預期之中一樣的順利。

「呃…你很喜歡嗎?」澤田走在夜裡的馬路上,人潮聚集的快散場也很快,路上只剩下零零散散的人們,大多是情侶,勾著手緩慢的走在路邊,彼此靠在對方的身上,跟他們一前一後的行徑呈現一種頗大的對比,他注意到骸有些木然的目光停駐在前面的兩人組上,有些尷尬的開了口,但是又覺得自己的說法不妥,所以稍稍做了補充。「…我是指煙火。」


在流動的小攤販上買給骸的小飾品放在口袋裡鈴鈴鋃鋃的發出聲響,在這樣悶熱高溫的夏夜裡頭,鈴鐺的聲音像是小溪流一樣的冰涼,在昏暗渾沌的空氣裡流出一條輕淺的涼意,本來應該要響個不停得蟲鳴聲也是一頓一頓的,似乎是累了,或是也感受到人群的散去,漸漸的靜了下來。


原先的煙火行程不曉得為什麼被取消了,或許是因為一些內部工作還沒有分配完成的原因吧。他想起平時一臉親切的鎮長先生對著他們連聲的道歉,即使是如此,骸還是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那時候因為期待而像孩子一樣的反應已經完全看不到了,澤田從他側邊的位置悄悄的凝視著他的臉孔,端正而美麗的五官因為失去情緒支撐的緣故,留下了像是空殼一樣的、有些憂傷的美感,他曉得骸絕對不是有意要造成這種情形,但是實際上,他這樣的表現反而讓人無法直視他的面孔,鎮長先生的身軀彎得頭幾乎要貼到了膝蓋。


「……只是突然很想看而已。」他回答的語氣淡淡的,而且很冷,跟這樣熱情的季節形成了強烈的差異,骸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澤田心裡明白,骸在別人面前絕對不是這樣子的,他曾經看過他和陌生的同性有說有笑的走進家裡,也看過他連頭髮都還沒有擦乾就赤著腳按響住在隔壁,異常冷漠與乖戾的鄰居的門鈴,習以為常的露出他小小的虎牙然後跟他借一些零瑣的小東西。



很明顯的這只有針對他。澤田想。

他其實知道是為什麼的,因為當事人也毫不避諱的當面跟他說過:…不要礙著我。骸一定覺得他們是兩的不同平面的人,而且還單方面的認為他十分的愛管閒事。



踩在柏油路面的屐齒不曉得踢到了什麼東西,喀啦喀啦的停頓了一下,像是石子的硬物在路面上喀喀喀的滾了老遠,澤田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指,在夜晚的路燈底下蒼白寂寞的在那,跟木頭製的鞋面接觸,長度只到膝蓋的褲管因為濕黏的空氣黏在他的腿上,夏日高漲的熱度沒有因為夜晚所以減少,它仍在看不到的地方持續的悶燒著,澤田抬起頭來,注意到走在他斜前方的骸的視線被別的東西拉走,他朝那個方向看去,從後方追過他們的腳踏車壓響著車鈴,距離他們只有一點點的距離而已,然後迅速的遠去。

骸在看著那裏的兩個小孩。


蹲在馬路的旁邊,顯然是剛從廟會上離開卻還不想回家的模樣,小女孩鮮豔顏色的浴衣在他們手上拿著的仙女棒的亮光之下被照亮,跟晦暗的路燈相較之下,參雜的鎂之類化學物質所造成的亮度更是驚人的刺目,澤田看著那樣的光束,從背脊的部分涼涼的爬了上來一層雞皮疙瘩,他扯扯骸的手腕,想提醒他他們現在骸在回到公寓的路上,那個人卻站住不動了。

柏油路旁邊的路燈閃爍了一下,飛蛾之類的昆蟲在旁邊飛舞著,不時的去撞著路燈的燈罩,澤田看了看骸,又看了看手錶,離他們出來的時間已經過了兩個鐘頭了,他嘆了口氣,朝在道路對面的兩個小孩子走了過去。

只比他腰部高一點點的孩子仰著頭看著他,澤田從口袋摸索了一陣子,找到了幾個銅板,問那兩個孩子願不願意問他給他一根他們手上拿著的小玩意兒,看起來像是哥哥的孩子細聲細氣的跟他說:好啊,大哥哥也想要玩嗎?澤田只是笑笑的沒說話,過了幾秒鐘後他就拎了一跟細細長長、毫不起眼的鐵條走了回來,塞進骸的手裡。


「拿去,走回公寓的路上慢慢點吧。」

「…嗯。」





晚風也是又濕又悶的,骸和他在漫步回去的途上,他看著骸把仙女棒點燃。

小小的、猩紅的亮點慢慢變成強烈的白光,像是雪一樣的小小星火彷彿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一股腦的落在地上,熱度跟微弱的燃燒氣味往四周擴散了開來,澤田皺了皺眉頭,把視線從那個亮光的源頭移開,落在骸的臉上。

細緻的五官被強光打亮,挺直的鼻樑跟嘴唇的形狀,像是從畫裡浮出來似的,非常的鮮明,陰影在他的臉側映出了看起來十分冷淡的表情,美得不像是常態,反而更難以親近的模樣,澤田抿了抿嘴唇,注意到骸藏在濃密睫毛底下,玻璃球一般的眼珠,把仙女棒單調的光析出不同的顏色。


一瞬間,他的心臟又再一次的感覺到了那種快要被燙傷的痛楚。













FIN.//




澤田跟白蘭在我心中都算是多話的角色呢

カテゴリー: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AkiZI ⇒ No title

偶被治癒了:$
偶要去睡覺了~掰掰晚安/////(咦

  • |2010.05.01
  • |Sat
  • |15:1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眠華 ⇒ No title

唔喔喔搶頭香~~~~
骸子好可愛(亂滾尖叫

是說我單純覺得留BOX那邊不用整個畫面重整我比較喜歡(被折斷

  • |2010.05.01
  • |Sat
  • |15:1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AKI

好突然(大笑XDDDD
晚安去睡吧~~


>>眠華

你的頭香沒了(?)被AKI搶走XDD
澤田的單戀日記又甘甜又苦澀你們居然還會被治癒(?)他都要哭哭囉XD

不過CHATBOX內容會被洗掉(掩面

  • |2010.05.01
  • |Sat
  • |15:2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宅 ⇒ No title

綱吉的少年微憂日記(??)
最後一句寫的好棒喔QAQ 好感動
澤田本來就多話了XD 他可是吐嘈王啊!

  • |2010.05.01
  • |Sat
  • |17:5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頹 ⇒ No title

完食了//
好棒啊我以前也超愛玩仙女棒的(???

  • |2010.05.01
  • |Sat
  • |18:3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OYI ⇒ No title

呵~我也被治癒了
噢噢再版再版>V<

  • |2010.05.01
  • |Sat
  • |22:3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宅

他單戀未果啊(?)又沒膽子說~好糟糕唷XDDD
感覺他還挺會自言自語的樣子(大笑


>>頹

老實說第一次親自玩仙女棒是我今年寒假到玉里的時候發生的
而且還有舊式跟新式的兩種不同!!!(之前完全不知道

  • |2010.05.01
  • |Sat
  • |22:4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TOYI

怎麼大家都說被治癒了(撐臉
澤田可是很煩惱的說~

  • |2010.05.01
  • |Sat
  • |22:4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