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

【綱骸】暫歇雨 X


*我快8069掉了(掩面





「…又開始下雨了,煩不煩啊?」擋風玻璃被斗大的雨滴打成一片花白,獄寺口氣不耐煩的敲了一下車窗,打開了雨刷的裝置,黑色的雨刷在玻璃上刮出一塊沒有水的區域,然後續速的又被雨滴給佔據。

情況遠遠超出他們的預想,原本以為應該只會有少數人留在那裡,沒想到到了那邊之後才發現,所有還可以使用的東西都被撤走了,看來活下來的人數比想像中的還要多很多,總覺得不太妙,獄寺皺了皺眉頭,蹲在副駕駛座上的瓜打了一個呵欠,舉起前腳摩擦自己的臉。

「現在要直接回到總部嗎?」山本坐在後座,拿著衛生紙抹著刀柄上的水痕,旁邊已經扔了一小堆的紙球,大雨下的很突然,他們完全沒有準備就被淋的一身濕,鞋子上都是泥濘。

「不然呢?這種情形還是早點跟首領報告吧。」他撥了撥頭髮,水珠沿著他頭髮的尾端落了下來,滴在他的襯衫領口上頭,變成一滴深色的痕跡。

車輛在潮濕路面上行駛,很遠很遠的地方勉強看的到總部的燈光在昏黑的天色底下亮著。




「……雲雀學長回來了,是嗎?」巴吉爾貼在澤田的耳朵旁邊,壓低聲量的跟他交談,討論因為有他人的插入所以暫停,會客室裡頭一片安靜,只聽的到分針移動的聲音。「我現在還沒有辦法離開,還要大概再二十分鐘才行。」

巴吉爾點了點頭,安靜迅速的離開,門關上的時候聽到首領微微嘆氣的聲音。



「……他怎麼說?」

「首領請雲雀先生再等一下。」

「不是我不等,是這個東西沒辦法等。」雲雀這樣說著,踢了踢腳邊的障礙物,把那個滿身是血的人踢翻了過來。「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斷氣。」

巴吉爾走近那個人,在他前面蹲了下來,手指撥開他的眼皮看了一下,回頭叫人請醫療小組過來。「這是怎麼了?」

「白蘭的手下,不知道為什麼出現在我家院子。」雲雀伸直了腿,把桌上的熱咖啡拿起來喝一口。「叫澤田自己問他。」


醫護人員沒多久就過來了,很概略的把他包紮包紮,順便把他在地毯上弄出來的血跡清掉,那個俘虜躺在地上不時的發出淺淺的呻吟。

雲雀看了看手錶上顯示的時間,抬頭問了正在指揮傭人的巴吉爾。「…六道骸呢?」

「應該還在他的房間裡,首領並沒有讓他外出。」

「…是嗎?」他停頓一下。「那麼我過去看看。」

他站起來,跨過倒在地上的人,快要離開側廳的時候,卻剛好跟迎面而來的澤田碰上,後面跟著全身溼透的獄寺隼人。


「雲雀學長,你要去哪裡?」他這樣說,露出了笑容。






***




山本快步走在三樓的走廊上,卻盡量不弄出任何聲音。

骸在這種時候應該還在休息吧?他看了看手錶上頭顯示的時間,下午三點又過了五分鐘,最近他的精神狀況似乎都沒有很好,一下子就會感到疲倦,山本想,實際上他也沒有看過他有吃什麼東西。

接近盡頭的房間,門板緊緊的扣上,房內聽起來沒有什麼動靜,他握著門把轉開,裡面還是一如往常的黑暗,一盞燈也沒開,他小心翼翼的把門給闔上,原本從外面走廊傾洩而入的亮光馬上就被關在外頭,視力還沒有習慣沒有燈光的房間,他緩慢的移動腳步,繞過應該是放置在走近床鋪那條路上的椅子,怕踢到了什麼東西,驚動了還在房間裡的另一個人。


「……彭哥列…?」他的手還沒有摸到床頭的牆壁,馬上就被一隻手握住,細長白皙的骨結卻異常的冰冷,山本感覺到平躺在床上的人微微動了一下。

「…抱歉,我不是阿綱。」他這樣說,骸抓住他手腕的手指馬上就鬆了開來,他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山本的視線好不容易可以勉強看到一點東西,模模糊糊的看到骸皺起來的眉頭,聽見他不太穩的呼吸聲。「怎麼了嗎?」

他沒有等到骸回答他,伸出去的手貼在他的額頭上,溫度很高,骸不太高興的揮掉他放在他頭上的手掌,力道卻顯得非常軟弱。


「…不要碰我……把手拿開…」

「你發燒了。」山本把他的被子拉高,蓋住他的脖子保暖。「我去拿濕毛巾過來,你先別動。」

骸睜開眼睛,右邊的瞳孔在黑暗中透著紅色的光,但是一下子就暗了下去,變成了一片漆黑。「…叫古伊德過來……」他像是在夢囈一般的語氣,聽的不是非常清楚,露在被單外面的手指微微的顫動一下,想要捉住什麼一樣,又沒有了動靜。




很熱,同時又很冷。
眼皮重到睜不開了,最後的記憶是他去找了彭哥列,後來了?後來怎麼了?
想不太起來…


骸非常吃力的抬起手,想要摸到床邊的小櫃子,卻馬上被握在很溫暖的手裡。

……有好一點嗎?隱隱約約的聽到有人在旁邊這樣問他,額頭上被放上了低溫的東西,感覺涼涼的,很舒服。


「…左邊…的抽屜裡面……有藥…」他斷斷續續的這樣說,聽到了木製抽屜被拉開來的聲音,還有輕微的翻找聲,最後應該是找到了的樣子,紙盒打開來的細碎聲音。

「…有辦法自己吃嗎?」那個人這樣問,骸努力的想要睜眼看看他是誰,但是卻沒有辦法,他艱難的點了點頭,握著他的那雙手鬆了開來,把他扶起來,骸聽見水流的聲音,他大概是在倒水吧?他這樣想。

手指碰觸到冰涼的玻璃杯,他想要握住,可是手腕卻痠麻到使不上力,他試了幾次還是握不住,那個人就把杯子接過去,骸感覺到嘴唇上被貼上了一個像是膠囊觸感的東西,他輕輕的張嘴把它含進去,以不會咬破它的方式開口:澤田…

然後一個溫暖柔軟的東西咬住他的下嘴唇,把涼水一點一點,慢慢的傳進來,一隻手托著他的下顎,讓他不至於被嗆到,在舌面上的退燒藥慢慢的被水流推進咽喉,吞嚥了下去。



對不起,我不是澤田綱吉。那個溫度離開他的嘴唇的時候,骸聽到那個聲音這樣說。











TBC.

カテゴリー:【綱骸】暫歇雨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炎鸟 ⇒ No title

吻上了!!嗷嗷吻上了!不行了我也要8069了怎办怎办><病弱式的骸我最萌了!最好再来点血啥的(喂你够了)
不过听到他轻轻叫27的名字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难过,5555,冷淡的滋味不好受

  • |2009.11.09
  • |Mon
  • |11:0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老v ⇒ No title

依賴上27了----------
我覺得最後那個人是18 Orz

  • |2009.11.09
  • |Mon
  • |18:5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炎鳥

80是好人(啜泣
他已經燒到意識不清了~連古伊德都喊出來(掩面
骸一直活在半夢半醒的日子裡頭,一直照顧他的人停留在27階段(扶額


>>老V

不他是80(掩面
讓你失望了

  • |2009.11.09
  • |Mon
  • |19:3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圈 ⇒ No title

咦咦最後那個人是誰
顆顆我希望是18阿(逃跑
久違了吻戲(心

  • |2009.11.12
  • |Thu
  • |16:5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不他是80(掩面
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18被27擋在大廳裡抽身不能(?

  • |2009.11.12
  • |Thu
  • |19:2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寧靜 ⇒ No title

喔喔喔!!!!山本你幹的好(?)
骸骸就這樣被你吃豆腐了!?吻上了耶
不過骸一聽到不是澎哥列就立刻收手那裏.............
阿山你真的是個好人(泣)
話說我一直以為最後那個是18 沒辦法
會直呼首領全名的大概有只有他吧(扶額 )超沒大沒小....
忽然發現山本快黑掉了 是我的錯覺嗎?

怎麼辦 我覺得阿山好可憐 但8069好萌!!!!!!怎麼辦

  • |2009.11.13
  • |Fri
  • |18:4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風翳 ⇒ No title

哇喔!綱吉如果知道還是這樣叫他名字的...
一定會做出破格的舉動(掩面)
這篇綱骸的很徹底阿XDDDD
喜歡開始依賴澤田綱吉的骸
真是可愛透了ˇˇ

  • |2009.11.13
  • |Fri
  • |23:3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良♥ ⇒ No title


>> 寧靜

咦咦是因為叫全名的關係嘛??所以像18這樣(扶額
當初我只是想要表達山本無奈的解釋他自己不是澤田的感覺而已(?)
他只是有點小生氣XDD沒有黑掉啦
我也覺得8069萌死了~~


>> 風翳

他一直都知道骸是這樣叫他而且他視為理所當然(厚臉皮
如果骸叫他綱吉他才會暴動吧(????
骸病昏了才真的會叫出他的名字,不然他平常都很傲嬌(??????

  • |2009.11.14
  • |Sat
  • |20:5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閱覽提醒

*年齡未超過18者,注意文章分級標示。 *閱覽時按一下F11,版面會美得多。

管理人

良

Author:良
‧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
六道骸本命
骸受中心

‧ PSYCHO-PASS
槙島聖護本命
崔槙、藤槙藤


家教中毒嚴重、PP逐漸加溫
內有猛獸 女性向 冷門CP

講了千萬句都比不上一句全館OOC來的直接

以上。
 

問我問題( • ̀ω•́ )

近期更新

留言備份

轉載引用

歷年紀錄

文章分類

PlUrK♥

計數器

即時通訊

RSS連結

網站連結